匆匆(10)

作者:艾丽丝·门罗


  小镇最边缘处的一盏街灯的光此刻正落在朱丽叶的床上。那棵大大的软木枫树早给砍了,现在顶替它的是山姆种了大黄的药田。昨天晚上她是把窗帘拉紧免得灯光照在床上的,可是今天晚上,她觉得自己需要室外的空气。因此她把枕头移到床脚那边,挨着佩内洛普——尽管灯光直直地打在脸上,孩子已经睡得像个天使那样了。
  她真希望方才是喝了点儿威士忌的。她僵僵地躺着,既沮丧又气愤,肚子里在打着一封写给埃里克的信的腹稿。我不明白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根本就不应该来,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
  回家。
  早晨,天还没有怎么亮,她就听到了真空吸尘器的声音。接着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山姆的声音——打断了吸尘器的声音,再后来她一定是又睡着了。等她再一次醒来,她想方才一定是在做梦。否则的话佩内洛普应该会被吵醒的,可是孩子并没有醒。
  今天早上厨房里凉快了一些,不再是一屋子都是炖水果的气味了。艾琳在给果酱瓶准备方格布的罩子和预备贴到瓶子上去的标签。
  “我好像是听到了你在用吸尘器的声音,”朱丽叶说,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我肯定是做梦了吧。那会儿才清晨五点来钟。”
  艾琳没有立即回答。她正在写一个标签。她写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是她,”她写完后说道,“她把你爹吵醒了,你爹只好起来去阻止她。”
  这好像不大可能嘛。昨天,萨拉只有在要上厕所的时候才会起床的呀。
  “他告诉我的,”艾琳说,“她半夜醒来,认为自己该干点什么活儿,于是你爹不得不起床去拉住她。”
  “那么她精力还是很充沛的啰。”朱丽叶说。
  “可不是吗。”艾琳又在写另一张标签了。这张写好后,她把脸转向朱丽叶。
  “她是想吵醒你爹,引起注意,就是这么回事。他都累得要死了,可是不得不起来照顾她。”
  朱丽叶把身子转开去。她不想把佩内洛普放下来——好像孩子在这里不安全似的——所以把孩子搁在一边的腿上,同时用只汤勺去把鸡蛋捞出来,就用一只手去磕开它,剥了皮,再把它碾碎。
  她喂佩内洛普时不敢说话,生怕自己的声音会惊吓了孩子,使她哭起来。这样做感染了艾琳。她也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不过仍然是气鼓鼓的,“他们就是这样。他们发病的时候连自己也控制不住。他们光是想到自己,也不为别人考虑考虑。”
  萨拉的眼睛是闭着的,可是很快就睁开来了。“哦,我的好宝贝儿,”她说,仿佛是在自嘲似的,“我的朱丽叶。我的佩内洛普。”
  佩内洛普似乎对她一点点习惯了。至少今天早上没有哭,也没有把小脸扭开。
  “哪,”萨拉说,伸手去取一本她的杂志,“把她放下,让她来干这个活儿。”
  佩内洛普起先像是有点犹豫不决,但紧接着就揪住一页纸,使劲地撕扯起来。
  “干得不错呀,”萨拉说,“小娃娃没有不喜欢撕扯杂志的。我记得的。”
  床头那张椅子上放着一碗麦乳精,几乎没怎么动过。
  “你早饭都还没有吃吗?”朱丽叶说,“你是不是不想吃这个?”
  萨拉看着那只碗,仿佛是有个严重的问题待她解决,不过她还没有想好。
  “我不记得了。是的,我琢磨着我是不想吃这个。”她轻声咯咯地笑着,仿佛有点诧异似的,“谁知道呢?我忽然觉得,她没准想毒死我呢。”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