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四章·亡命之徒无路可退(3)

作者:江南

  是啊他是有这个本事的,只要拿出最后的1/4跟路鸣泽交易,局面就会完全逆转, 那时候他才是皇帝,奥丁只能是乱党,他路明非所在的地方才是王座,什么奥丁什么死侍,只要敢于靠近王座者,斩立决!

  差不多也到这个时候了,反正最后的1/4眼看也要保不住了,不如拿出去交易, 死也要拉着奥丁陪葬对不对?

  可他竟然无法下定决心,那种幽暗的恐惧再度从他心底最深处浮起,第三个小人儿在那里小声地说话……它在说,不不不……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交易!路明非,千万不能交易!那会是铸铁成山无法修改的错误!会是你一生中最悔恨的事!

  S&W M500也耗尽了子弹,路明非将空枪丢向死侍们,左手无力地挥舞着最后一 柄掷刀,右手按住额头,他的头疼得像是要裂开,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那个 铸铁成山的错误是什么?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他再度看到了那一幕,幽暗的教堂深处,黄金的圣枪把苍白的男孩钉死在祭坛的上方,他站在男孩的面前,风尘仆仆,看似早己死去的男孩缓缓睁开了眼睛,瞳孔瑰丽得让人畏惧,却又带着小猫般依赖你的神情。

  男孩说:“哥哥,你终于来看我啦,你要……握我的手么? ”

  而他并未握着男孩的手,他握着黄金圣枪的枪柄,思考着拔与不拔的问题。

  死侍们忽然整齐地退后,路明非周围一片瞬间空了。

  尖锐的啸声从背后传来,那 是一只利爪高速撕裂空气带出的声音。

  他被偷袭了,偷袭者的速度极快,而且抓住了 他出现幻觉的致命瞬间。

  如果路明非可以回头的话,会发现这名死侍的肩头浮着惊人的数字,攻击、防御、 敏捷、生命值都接近完美,这名最强的死侍是刺客型的,一直藏匿在暴风雨中,它出现的那一刻,就是一击必杀。

  路明非没来由地想要叹口气,心里放弃了召唤路鸣泽的想法,算了吧,就这样吧, 拉奥丁陪葬也没什么意思,他想对自己心里的那些小人说别吵啦!吵屁啊!听听这风 声,死亡的风声……

  忘记哪本书上看来的,说某个武士的老师跟他说,死一点都不可怕,只是很寂寞。

  当年路明非觉得这话真是装逼装到了极致,可此时此刻他真是觉得有点寂寞,寂寞跟孤独不一样,没那么难受,只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暴风雨的方向忽然逆转,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最强死侍飞出去摔了一个狗啃泥!

  一辆红色的比亚迪极速飚来,旋转着停在路明非身边,引擎怒吼,两只大灯亮得 像是豹子的眼睹,屁股后面腾腾地冒着尾气。

  穿花格衬衫的糙汉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冲那名屁股朝天折断了脊椎的死侍看了一 眼,瞬间脸都绿了: “我靠!这都什么玩意儿啊? ”

  他嘴里这么说,却绝无下车扶起死侍来看一眼的想法,掏出一支大口径手枪,冲死侍的脑袋连点三枪,这才吹散枪口的硝烟,吐出嘴里的雪茄烟头,冲路明非一甩头: “还愣着干什么?快上车!”

  芬格尔,当然是芬格尔,神兵天降般的芬格尔!

  路明非从未想过这条废柴也能有如此拉风的出场方式,如狼似虎狂野不羁,牛通之气充塞天地。

  路明非根本不开车门,而是拖着伤腿翮上车顶,这间隙里芬格尔继续点射为他争取时间,那时候才察觉这家伙其实魁梧有力,小臂粗得跟小牛腿似的,这么高的射速下枪口都不带跳的。

  “快开车!”路明非大吼,“你他妈的怎么来了?”比亚迪咆哮着加速,顶着七八名死侍向前冲。

  芬格尔开车的彪悍程度并不亚于路明非开着迈巴赫碾压死侍,果然是一个宿舍里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芬格尔干脆用枪柄敲碎了挡风玻璃,一边连连开枪一边哭丧着脸说话,“我正帮婶婶下饺子呢,医院忽然打电话来说你不见了,急得我赶紧去医院, 饺子就吃了四个……”

  “别提饺子的事情了好吗?我还一个没吃上呢!还有别一口一个婶婶了好吗? 那是我婶婶,跟兄台你有关系吗?”路明非死死地抓着车顶的行李架,比亚迪在死侍群中走着妖异的S路线,东撞撞西撞撞,寻找空隙。

  “所以我就来找你啊,我是真心不知道你这么忙,要是知道你这么忙你就先忙着,我继续回去吃饺子了! ”芬格尔打空了手枪立刻摸出冲锋枪来,一刻不闲着。

  “别想跟我面前耍花招!早就觉得你有问题! ”路明非在风雨中吼着说话,“谁都不帮我就你主动跳出来帮我,你什么时候这么有义气了? EVA那么强大,你就能躲过 她的搜捕?还有,你就算知道我从医院里跑掉,怎么立刻就能找到这里来?老实交代! 看在大家都快要挂掉的分上,别遮遮掩掩了!还有还有,你什么时候枪法那么好了?”

  “尼玛竟然不相信兄弟!”芬格尔委屈地爆了一名死侍的脑袋,“老子当年也是 从A级降下来的好么?老子当年也是射击科目满分好么?你还真以为我一辈子都是F级啊?找你还不容易么?你以为我在你师姐衣服里塞了 GPS定位器不会在你衣服里也 塞一个?我看你的信号出现在高速公路上以为你想偷偷跑路呢,就想把你逮回去,谁知道你在这里打死侍,要知道我绝对不来!你倒嫌弃我够义气!我冤不冤啊?”

  “这么说来你还很有理啦? ”路明非没好气地说,“那你从哪里摸出这么多枪来 的……说着说着你又摸出手雷来了……我靠你手雷扔远点行不行?你在车里很安全我可在车顶上呢!”

  比亚迪吼叫着从手雷的硝烟和烈火中驶过,芬格尔岂止射击科目满分,驾驶科目应该也是满分,单侧车轮悬空,用车身帮路明非挡掉了弹片。

  “你从哪里搞来那么多枪的?我还没问你呢!”芬格尔吐掉嘴里的手雷拉环,“我还看见了你丢在那边的长矛火箭筒! ”

  “说来话长……”

  “那我也说来话长!”

  沉默了几秒钟芬格尔忽然不耐烦地挥挥手:“好吧好吧,跟你说也没关系!是副校长让我想办法跟着你的!他说元老会一定会通缉你,没人帮你你根本跑不出欧洲, 更别说找到楚子航了。

  这些装备自然也是那个老家伙塞给我的,连我们从马耳他飞来 中国的一路上都是老家伙在罩着,不过老家伙应该是暴露了,好些日子联系不上了。”

  “副校长也相信师兄是存在的? ”路明非心里温暖。

  “他不是很确定,不过他说就算你是发了疯也不能不管你,没准你真是校长的私 生子呢! ”

  “我靠!”

  “可我真没想过这趟任务有那么危险,我的义气值都有些不够用了!”芬格尔猛踩刹车,比亚迪猛地停住了,引擎还在轰轰地吼着,但他们逃离的道路已经被封锁了。

  数不清的死侍从高架路下面爬了上来,就像恶鬼们从深渊中爬出来似的,部分死侍的背后张开了细骨支撑的膜翼,悬浮在暴风雨中,天空和地面都被它们占满,四面八方都充斥着它们那近似婴儿哭泣的嘶叫。

  “别逃了,”路明非半跪在车顶上,“逃不掉的。”

  “是你叫我快开车的!现在又说逃不掉的!”芬格尔丢掉空枪,狠狠地拍了拍方向盘。

  “我的意思是让你开车冲向奥丁那边,”路明非觉得自己真是酷毙了,他的声音那么清晰,他的眼神那么宁静,像是在说一件家长里短的小事,“既然来了地狱,还 想轻易地走掉么?”

  “玩命啊?那东西真是两个废柴能挑战的么? ”芬格尔叹口气。

  “对不起啊师兄,我真没想到你会来,玩命的亊情不该拖上兄弟,路明非拍起头,遥望着光焰中的奥丁,风雨拍打着他的脸,”可既然己经来了……你能帮我幵车么? 一 直一直往前开,不要减速更不要掉头。”

  “撞过去?”

  “嗯,撞过去。”路明非说,“那家伙的面前似乎有一层空气屏障,必须突破那层 屏障才能伤到他。如果你能冲开空气屏障,我也许有一点点机会。”

  “好。”

  “我靠!答应得太干脆利索了吧?以你的风格不该哭丧着脸嚷嚷好一通说什么 老子这条命还要用来泡全古巴的妞,没想到竟然折在你这个没胸没屁股的男孩子身上之类的贱话,然后再开车猛冲过去么? ”路明非倒是有些惊讶。

  “老子当然会帮你,否则老子为什么要接副校长的活儿呢? ”芬格尔说,“就算 你没用又憋屈,就算你没钱又虚荣,就算要你请我喝顿酒你都啰里啰唆……可我不帮 你帮谁呢?你是我的兄弟,我也没用又憋屈,我也没钱又虚荣,你经历过的我都经历 过……败狗和败狗,怎么能不走同样的路?所以,走着。”

  他给自己点上一支新的雪茄,轻轻地吐出一口青烟,这时候他抽雪茄的姿态一点 都不像个古巴农民,他点燃火柴的手很稳,火光照亮他的脸时竟然有贵公子般的孤单。

  路明非低下头,隔着天窗看到了这一幕,心说输了,真心输了,他的故作镇静跟芬格尔还是没法比,芬格尔吐出那口青烟,挂挡踩油门,酷到没朋友。

  那份酷劲真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说我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人生,爱过一些人, 恨过一些人,有过光辉的时刻,也曾像败狗一样被所有人踩踏,去过很远的地方,也 曾把自己困在囚笼里,没什么遗憾,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死一死了。

  比亚迪狂吼着加速,鬼知道这台小车怎么能发出这种超级跑车般的声音,它不再迂回,笔直地冲向奥丁 。

  路明非心里惊呼说大哥你这未免太英雄了点吧?这样子我们根本就冲不到奥丁身边好吧,它们光用身体都能塞住你的去路!这时车灯下的挡板下滑,探出了黑漆漆的枪管,枪响了,炸笛似的,车身两侧喷出无数的黄铜弹充!那竞然是两门M134 Minigun加特林重机枪!在美国空军这东西 基本都是装在轻型直升机上用的,可它们竞然被装在了一台小小的比亚迪上。

  路明非还在惊讶于黑两门加特林重机枪的时候,两发近程火箱带着白烟直直地飞向奥丁 ,在死侍群中生生地炸开一个缺口,车里的芬格尔还在狂扔手雷。

  一时间路明非都懵了,这真是比亚迪么?这是一辆轻型装甲车吧?还有那狂轰滥炸的风格,没跑了,卡塞尔学院装备部的风格,难怪这辆小车能像迈巴赫那样顶着成群的死侍横冲贏撞,因为它是装备部的作品,装备部能把手机改造成手雷,把比亚迪改成装甲车有什么难的。

  他忽然觉得有点温暖,原来不是整个卡塞尔学院都放弃了他,至少还有副校长、芬格尔和装备部的神经病们……不过装备部的神经病很可能是 想借用他们这些快死的家伙测试一些新武器的性能,所以这辆车没准在跑到极速的时 候会变成一颗超级炸弹什么的……不过那样也好,这个时候有一颗超级炸弹在身边也 不错!

  他死死地盯着光焰中的奥丁,瞳孔被映得闪闪发亮,他脱去风衣丢在狂风里,再把西装也脱掉,露出了捆在背后的黑鞘长刀。

  这也是从楚天骄的秘密小屋里找到的, 刀铭“村雨”。

  在这个没有楚子航的世界里,“村雨”当然就没人继承了,也不会在对大地与山之王的那一役中折断,所以它仍然静静地等候在楚天骄的小屋里,像是等人唤醒的睡美人。

  找到这柄刀的时候,路明非开心得好像和故人重逢。路明非拔刀出鞘,刀弧美得像是少女新画的眉,镜子般的刀面上反射出层层叠叠的火光,奥丁仍静静地眺望着远方,好似一座被放置在火焰中的雕像。

  “自毁模式启动,倒计时开始,10、9、8……”比亚迪里传出单调的女声。

  路明非心说我就知道这东西会变成炸弹!我就知道!

  “祝你好运了师弟! ”芬格尔吼完这句,从副驾驶座上抓起一支霰弹枪,撞开车门跳了出去,落地一边翻滚一边开枪,阻击包围上来的死侍。

  路明非深呼吸,全身骨骼爆出淸脆的响声,所有的疼痛都被抛在脑后。

  他做好了最后的准备,独自面对人生中最危险的敌人,此刻爆炸声连连,硝烟味刺鼻,从天到地都是诡异的哭声,他却觉得世界寂寥。

  他的手指缓缓掠过村雨,在镜面般的刀身中凝视自己的眼睛:“不要死!路明非……不要死!”

  “4、3、2……”路明非缓缓下蹲,骤然起跳,比亚迪和空气障壁碰撞,剧烈爆炸。

  冲击波冲天而起,夹杂着火焰,路明非从极高处落下,落向奥丁的头顶,村雨切断风雨!

  机会只有一瞬。

  奥丁的空气障壁强大到可以屏蔽子弹和火箭弹,但在火箭弹爆炸 的瞬间,路明非曾看见奥丁的身影扭曲了 。

  透过喷气式发动机的尾流去看东西的时候有相似的效果,平静的空气被剧烈地扰 动,那种扰动令光线偏转。换而言之,空气障壁并不是不可撼动的,火箭弹己经撼动 了它,只不过它的自我修复能力极强,瞬间就重新稳定下来。

  路明非要的就是那个瞬间,哪怕只有一秒零点几秒。

  空气障壁在一场剧烈 的爆炸中交得脆弱,他趁机突破,把刀砍在奥丁的头顶。

  火焰灼烧着他,空气障壁破碎的瞬间释放出惊人的高速气流,利刃般切割着他, 但“不要死”的言灵同时也在玩命地修复着他的身体,从跃起到落下,不到两秒钟的 时间里,他流血又愈合,愈合又流血。

  他狮子般吼叫,心里想着很多年前的男人,他也做过类似的事,他咆哮着跃起在空中,挥刀杀神,那一刻他的背影灿烂得像是焰火。

  奥丁,你是否还记得那个跳起来砍你的、名叫楚天骄的男人?往事重演,你是不 是也会有那么一点恐惧?路明非整个人是血红的,但他真的穿透了空气障壁!

  村雨直落,萨摩示现流中的 “狮子示现”,路明非曾经见过源稚生用这一刀,当真是觉得一只猛狮握着刀从天而降。

  直到此刻奥丁才抬起头来看向空中,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个人类竟然能挥刀冲到他的御座前,他举起了昆古尼尔,不是投掷,而是格挡。

  村雨和昆古尼尔撞击,居然只是发出“嚓”的微声。

  在北欧神话中,昆古尼尔之 所以具备“投出必中”、“倒推因果”这样的特殊效果,是因为它的枪杆是用世界树的枝条制成的,可在村雨的刀刃前,这神圣的世界树枝条竟然轻易地分断了。

  路明非和奥丁擦肩闪过,路明非落地,跌跌撞撞地前奔几步,勉强站住了。

  奥丁仍是端坐在马背上,所有的死侍都停下了动作,扭头看来,八足神马“斯莱普尼斯” 也老实了,不再喷吐雷电,铁蹄踏地。

  风雨依旧肆虐,可一切忽然就静下来了,静得像是天地初开,万籁俱寂。

  暴雨冲刷着村雨,却根本洗不掉刀上的黑血,那血黏稠得像是石油。但村雨自己 渗出的清水洗过,黑血就融在其中了,一滴滴落在地面上,如浓酸那样冒出袅袅白烟。

  这一幕匪夷所思,却完美地符合着这柄刀的传说。

  这柄刀名为村雨,是因为它在 染血之后会自动渗出雨水把刀刃洗刷干净。

  路明非随手挥刀,刀弧呈完美的半圆,血水呈现扇面状撒开,仿佛武士雨夜杀人, 战斗结束,挥刀血振,血打竹林。村雨缓缓地回到了刀鞘中,路明非这才慢慢地转过身来,八足骏马正缓缓地跪下, 马背上的奥丁身体微微倾斜……随着轻微的“咔嚓”声,奥丁的身体忽然裂开,其中 的小半边坍塌下来,黑血四溅!

  路明非自己都惊呆了,没想到自己那一刀“狮子示现”能有这么惊人的威力。

  那可是奥丁,北欧神话中的主神,龙王级的怪物,当年楚天骄都没能得手,自己何德何 能就把他给摆平了?

  但他立刻意识到某件事不对,奥丁正在死去,他的级别也在迅速地跌落。

  大概是 小魔鬼搞的鬼,他看在场所有人肩头都有一排绿色的数字,就像是玩游戏,对手的强弱一目了然。

  但看奥丁他就只能看见一连串的问号,小魔鬼说那是因为奥丁的级别比他离出太多,所以游戏能力中的“侦察”能力就失效了。

  可此刻奥丁的各项能力忽然可以读出 来了,跟一名普通的死侍没有太大区别。路明非疾步上前,一把抓下奥丁的银面具,面具下是—张介乎人类和蛇类之间的 扭曲面孔,长着斑驳的鳞片,那就只是一名普通的死侍。

  路明非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他百分之百肯定这不是奥丁,任何龙王级的目标都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生时带着介乎皇帝和神祗之间的巨大威严, 也就是龙威,死去后他们的遗骸都是令人敬畏的,看一眼就会生出膜拜的冲动。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说奥丁根本就只是个二流货色,大家都被他那神 神鬼鬼的伪装欺骗了?不,这也不可能,二流货色怎么可能伤到校长?二流货色怎么可能在楚天骄的刀下生还?二流货色怎么能驾驭昆古尼尔?那支昆古尼尔也不对,在梦境中这玩意儿出手的瞬间真的是天地变色,带着强烈 的死亡意志,仿佛被无数的鬼魂缠绕。这种神器级别的玩意儿怎么一刀就给砍断了? 这也未免太假冒伪劣了吧?

  “师弟,看不出你如今功力大进刀术通神啊!”芬格尔跑过来,惊叹地说。

  路明非呆呆地站着,拼命地想,绞尽脑汁地想,他觉得这里面出问题了,出大问 题了。

  他猛地抓住芬格尔的衣领,嘴唇颤抖:“师姐呢?你出来的时候,师姐在哪里? 师姐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你师姐说是还要去医院看看苏小研,”芬格尔说,“傍晚就出门去了,一直没回来 ”刻骨的恐惧包围了路明非,他整个人如坠冰窖,血液好像都凝结了……奥丁不在 这里,这里是引诱他们的陷阱。

  奥丁的目标只是诺诺,现在他去找诺诺了,此刻那位 死神骑着八足骏马,风一般地驰骋在这座城市中,去取陈墨瞳的性命。

  命运并非是能轻易被突破的东西,当你觉得你突破了命运的时候,命运只是换成 另外一种方式束缚着你,引导你去最终的地方。

  死侍们哭泣着或者说欢笑着,铺天盖地地围了上来。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