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二章·苏小樯的夏季攻略(5)

作者:江南

  诺诺站在吧台旁边的阴影里,默默地看着远处的三个女孩争吵。原来路明非确实被她们带到这里来了,可中途悄悄离开了,那她也就没必要上去搭话了。

  令她有些茫然的是,在这些女孩的眼里路明非是那么酷那么好,她们看他是男神而诺诺看他是女厕所里捡回来的小狗、傻猴子和粘在鞋底的口香糖。原来同一个人在不同人的心里差别是那么大的,这样的话,也许当初不救他真的更好……

  诺诺正这么想的时候,一个人影疾步穿越舞池,蹦跳着坐上了苏晓樯旁边的位子, 先给自己满满地倒了—杯白兰地,仰头喝了下去。“外面可真冷,冻死我了。”

  路明非搓着手说。苏晓樯喜出望外地抓着他的胳膊,就差把头拱到他怀里去了: “路师兄你去哪儿 ,我们都被你急死了。”

  “饿了,我出去找了一家便利店买了点关东煮吃。”路明非很随意地拍了拍苏晓肩膀,说得轻描淡写。

  “叫服务生出去买就好咯,还自己跑一趟。”苏晓樯说,“这里虽然没有关东煮,有西班牙火腿。”说着她转身打了个响指,“两份切片火腿!快一点 ”

  陈雯雯和柳淼淼虽没说话可也放下心来,原来路师兄没有生她们的气,路师兄也有心事,路师兄只是饿了 。

  吃饱了之后的路师兄立刻恢复了往日的神釆,嘴角挂着笑容,无事一身轻的模样。

  “你们刚才去跳舞了没有? ”路明非问。

  “我们等你啊,三个女生怎么跳舞?”苏晓樯笑着说,“我们等你邀请,看你先 请谁,想好先请谁啊,不然有人会生气的!”

  “那我掷骰子来决定顺序可不可以?”路明非也笑。

  “路师兄你耍赖 ”苏晓樯笑着捶他的肩膀。

  切片火腿和新的酒很快就上来了,穿校服的男孩和女孩们喝酒、欢笑,有时候勾肩搭背,说髙中时候的趣事,说到开心的时候服务生不得不过去提醒他们声音小些, 免得打搅到别的客人。

  诺诺站在暗处默默地看着,觉得自己真愚蠢。她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坍塌, 某种一直以来无法放下的执念……

  其实她早该赶走这只纠缠她的傻猴子了,她帮他越多,就会让他越来越依赖自己, 这对谁都不好。

  可她总是不忍心拒绝,她怕自己跑了之后那只傻猴子会在旷野里号啕大哭,却没有人听他的哭声。她指望着傻猴子有一天自己变成聪明猴子,懂得这世上不止一个女孩值得他喜 欢,他现在喜欢的也不是最好的,她希望他自己开开心心地跑掉,再不固执也再不纠缠。

  可她也许一开始就想错了,她从水帘洞里带出来的其实是只聪明猴子。

  路明非并不真正了解她,她也不真正了解路明非,路明非也有这样的一面,左右 逢源如鱼得水,其实她早点把他撵走就完了,那样对谁都好。

  你把猴子丢在荒野里,他也许会哭,但哭完就会去找新的主人了。

  “您好,您不是要找苏总么?”服务生凑过来,小心翼翼地说,“苏总就坐在那 边的桌上。”

  “不用了,事情解决了,不用跟苏总说了让她跟同学好好聚会。”诺诺拍拍他 的肩膀,转身离去。

  诺诺漫步在无边的大雨中,雨中的城市灯火辉煌,来来去去的车溅起一人高的水墙。

  雨伞并不怎么顶事儿,她的衣服湿透了,粘在身上,开车路过的好心人冲她摁喇叭。这些天连降大雨,出门在外都是迫不得己的人,大家都学会了相互帮助,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没人陪着呢?

  可诺诺只是笑笑摇摇头。从这里走回叔叔家的路很长,可她想一个人走走。

  呼吸着带雨意的冷空气,她觉得越来越冷,想找个类似那天夜里吃鱼丸粗面的面 店,吃碗面暖和一下,可偏偏找不到。

  她放下了最大的心结,本该走得轻盈,可走着走着,无法解释的疲倦包裹了她,心脏乏力地眺动着,毎一下都那么清晰,她忽然想念起金色鳶尾花岛来?想念那的阳光,她曾经那么地想逃离那里, 可是现在她有点想回去了。

  FOX酒吧,四个人的桌子忽然多出了第五个人,可三个女孩都没觉察。那是个穿着黑色小西装打着白领带的男孩,微笑着看着路明非。

  “哥哥,我有点亊情要出去办一下。”鸣泽轻声说,“你跟师妹们好好玩,会稍微有那么一会儿你没法召唤到我?”

  路明非没懂,但还是点点头,“随便你。”

  路鸣泽起身离去,默默地穿越舞池。

  街边的电话亭里,诺诺摘下话简,把一张付费电话卡插了进去,此刻她没有手机,他们三个都没有手机,手机是最容易被EVA监控的设备之一。

  芬格尔说哪怕是远在玻利维亚的某台手机里有人说出“路明非”这三个字都有很大可能被学院追踪到。

  诺诺默念了一遍那个号码0039开头,一个简单好记的电话号码。

  0039是意大利的国际区号,这个号码直接拨往加图索家的特别专线。凯撒给她这个号码要她记住的时候她觉得这特别愚蠢,因为这个号码是用来对付绑架这种意外亊件的,凯撒说如果你被绑架,就让绑匪打这个号码,我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来救你。

  但现在她真的用到了这个号码。闹剧该结束了,别中了芬格尔的激将法,眼下这种复杂的局面她最应该相信的人既不是路明非也不是芬格尔,而是凯撒。凯撒己经不是当初那个为所欲为的公子哥儿了,他变得稳重可靠,是加图索家真正期待的那种人,路明非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越来越看不淸楚了,他也许是个疯子,也许是个骗子,他在诺诺面前扮演可怜巴巴的小狗,在女同学们面前扮演英俊多金成就斐然的师兄,搭着肩膀喝酒,神采飞扬。

  这么做感觉像是抛弃了芬格尔和路明非……诺诺深呼吸,试图把这个念头从脑 袋里赶出去,必须得这么做了,路明非和芬格尔都在瞎胡闹,这么下去状况会越来越糟。

  她开始拨号,0039-8642-7794,这个号码拨完的时候她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即使她一句话都不说,加图索家也会追踪到他们,而最可能的是接电话的人正是凯撒, 应该在等她的电话。

  拨号的手指有点沉重,负罪感并没有随着深呼吸而被驱逐,她觉得自己像个狗 叛徒。但如果你明知道自己的伙伴是疯子和傻子,而另一方则是稳重可靠的人和机构, 是世界的拯救者,你该如何选择呢?

  姑娘!这不能叫叛变啊,这应该叫拨乱反正啊,这应该叫拨开云雾见了青天啊, 这是在纠正当初的错误啊!诺诺心里似乎有个说客在大声说话。

  还有另一个小小的声音说,不,不,不,别这样,别这样……却说不出理由。

  “00 39 86……42”、“77 ‘9……”还剩最后一个数字她就要完成拨号了,这时有人敲响了电话亭的侧边。

  诺诺下意识地扭过头,隔着钢化玻璃,她看见一个穿黑色西装打白色领结的男孩站在雨中,打着一柄超大的伞。这个年纪的孩子怎么会深夜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跑?他穿得这么整齐,是刚刚参加 了什么活动么?他是想进来打电话,还是迷路了需要帮助?男孩什么都没说,他队在沾满雨水的玻璃上,默默地盯着诺诺看。

  诺诺越发地惊讶,不由蹲下身来,这样他们不用仰头或者低头就能面对面。

  诺诺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男孩,可偏偏看起来有点眼熟,他生得很精致很漂亮,面色红润,简直像个瓷娃娃。

  任何父母要是生下这样的孩子,都会视作掌上明珠,啊 不,是心肝宝贝吧?

  可这样的男孩在这样的雨夜,站在寂静的街头,孤独得像只被赶出家门的小狗。

  “你找我么?”诺诺轻声问。

  一开始男孩没有任何表情,但渐渐地,他开始变了,那张漂亮的小脸因为扭曲而显得有点狰狞,却又有一滴眼泪滑过他的面庞。

  诺诺惊呆了,她无法呼吸,因为那无声无息的、巨大的悲伤。

  那天晚上听了邵公子的倾诉,她做了一个该死的梦。梦里她把一只傻猴子丢在了荒野里,傻猴子在月光下无声地痛哭,小脸也是这样悲伤而浄狞。这才是被真正信赖的人背叛了的心情吧,混合着怨恨和悲伤,漫步在荒芜的大地 上被丢掉的猴子会很想找他的唐三藏吧?可又想对他大喊大叫对他的脸吐唾沫,像个伤了心的孩子。

  诺诺猛地惊醒,这才意识到电话亭外其实并没有什么男孩,她也没有蹲下,手也 一直按着拨号盘……

  刚才的一切好像都是幻觉,除了那男孩的脸,真实得好像刻在了诺诺心里。说客仍在高谈阔论,他在说女孩,按下最后一个号码,召唤你最该信赖的人,恺 撤抵达这个城市的时候,连阴云都会消散的!

  而那个小小的声音还在坚持,它被说客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却始终在说……不不。别这样,别这样……

  诺诺拔出那张电话卡,弯折之后丢向外面,踏上一脚,然后静静地站在雨里。

  意大利,罗马。

  郊外的大理石古堡中,顶楼书房,恺撒坐在17世纪的威尼斯式书椅上,端着手工吹制的玻璃杯,杯中是最后几滴陈年威士忌。

  最近这段时间他晚上都在这间书房里度过,喝着一杯威士忌,凝视着桌上的那部电话。

  这种陈年的威士忌古堡里还剰下三瓶,今天最后一瓶见了底。

  他在等诺诺的电话。

  在他心里有三个渠道可以给他提供那些“通缉犯”的消息, 首先当然是EVA遍及全球的网络信息系统;其次是执行部和加图索家的特派员们,他们的精锐毋庸置疑;而最后的消息渠道来自那个小团队中的某个人……

  诺诺,恺撒觉得诺诺会在某个时候给他打来电话,在她闹够了,想清楚之后。

  等到这部电话响起,一切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可电话偏偏就一直沉默,有几次恺撒甚至忍不住想让帕西找人来看看线路是不是出了问题……

  诺诺该打电话来了啊!她还没有玩够么?要是线路出了问题导致诺诺没打通,这不糟糕了么?

  但这么重要的特别专线,线路当然由专人维护,如果这部电话都能断线,白宫里那部总统专线也能断线了。

  诺诺是记得那个号码的,恺撒催着她逼着她哄着她背了下来,就算灌她一瓶白兰地,她都能张口报出那串数字。

  事实摆在面前,诺诺确实没有拨那个号码这件事让恺撒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随着弗罗斯特的死,他现在己经是加图索家的代理人了。他做得很好,短时间内获得了秘党长老会的认可,家族长辈非常欣慰,但诺诺是他的软肋。

  家族长辈们愤怒于正副校长偷偷把“尼伯龙根计划”用在了路明非身上,那个计划本该帮助恺撒超越血统极限、晋升为“皇”级混血种,让他有能力挑战未来苏醒的龙王……甚至黑王本身!

  可就这样浪费掉了,只把一个挂着“S级”的废柴提升到了A级左右的水准。A级算个屁啊!恺撒还在娘胎的时候就有A级水准了吧?

  长辈们觉得路明非偷了本该属于恺撒的东西,更要命的是,把他的未婚妻都偷跑了 ……尽管知道那封信是芬格尔写的,但恺撒相信诺诺不是完全出于被迫,如果说路明非和芬格尔把诺诺捆在某个不见天日的地窖里导致她不能跟恺撒联络,恺撒是不信的。

  路明非是不是龙族派来的卧底,恺撒会怀疑,路明非喜欢不喜欢他未婚妻,凯撒倒是一点都不怀疑。

  长辈们严肃地建议“暂时”取消婚约,等到事情査清之后再履约,这种感觉有点像银行冻结存款,委实说这种建议己经很大程度上考虑到了恺撒的情绪,不是不让他娶诺诺,只是说面子上好过一点,不能承认那个正在协助通缉犯的妞儿是加图索家代理人的未婚妻。

  但恺撒说“不,这个世界上能够解除那份婚约的只有两个人,我,或者诺诺。”

  背负了这种压力的他更得表现得镇静自若,大公无私,甚至比其他元老更加铁腕一些,比如他支持复苏那些冰下怪物作为战斗力。他如果犹犹豫豫,会遭到巨大的质疑。

  但在人们看不到的背后,他还是罕见地感觉到了疲倦,所以每晚他都会坐在这间书房里,喝着自己最喜欢的威士忌,默默地凝视着那部电话。

  酒喝完了,电话还是没有响,恺撒自嘲地笑了笑……没响也正常,诺诺是那种她信谁就是谁的人,如果她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楚子航,那她就会帮路明非和芬格尔,不会既帮忙又当告密者。

  他拍拍桌面站起身来,今夜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他得回罗马分部一趟……

  这时候门被人大力推开,帕西匆匆走了进来。

  “有件很麻烦的事情正在发生!”帕西把一份文件放在恺撒面前恺撒皱着眉头翻阅那份文件:“什么麻烦能算‘很麻烦’ ?我以为我们己经很麻烦了,龙骨失窃,校长遇刺,路明非叛逃,很可能某位龙王己经苏醒……他忽然停住了,瞳孔微微放大,文件夹里只有一张照片,准确地说那是一张卫星云图,云图上显示着一个黑色的旋涡云团。它覆盖的范围极小,云量又极大,所以显示在卫星云图上就是个黑洞般的东西。

  “元素乱流么?”恺撒低声说。黑洞般的超级云团,还有帕西报告这件事的语气,都说明了同一个问题,那不是普通的气候变化,那是元素乱流导致的极端气候。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