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二章·苏小樯的夏季攻略(3)

作者:江南

  “回几位娘娘,地方虽然简陋,不过是圣上登基前的龙潜之所,此处有龙气。” 旁边传来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三个女孩不约而同地扭头,瞪着那个三绺长须的神经病。

  “半仙你就别捣乱了,速速退下! ”路明非赶紧冲这家伙使眼色。还是三轮叔和党员比较够义气,一人架一边把半仙拖走了,否则半仙还想跟“娘娘们”多聊几句。

  “现在还不能出院,必须院长签字,可院长今天出差去了。”小护士战战兢兢。

  “院长什么时候回来? ”苏晓蔷横眉怒目。

  “可能要一个星期……”其实小护士知道院长是为什么外出,最近这段时间气候异常连降暴雨,进出的高速公路都被封了好多条,尽管市政府信誓旦旦不会有水灾,可还是有不少人去外地旅行或者去亲戚家暂避,院长就是溜到上海亲戚家去躲着了。

  苏晓樯牙齿紧咬,可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她总不能在医院里公开抢人,要是明天报纸头版头条是《工商联合会副会长、矿业公司女继承人公然医院抢男病人》,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师兄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柳淼淼问。

  “我不饿,但我想喝点酒,”路明非轻声说,“还想出去走走,活动一下。”

  苏晓樯猛地一踩脚,尖细的鞋跟点地,“啪嗒”一声:“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不出院行了吧,我们不出院我们请假,请假条拿来我签字!到时候我把人给你原原本本地送回来。”

  小护士本来想说谁签字办的入院手续谁才能帮他请假,但苏晓樯都让了这么大步,她也不便太过坚持,而且她也不觉得路明非暴力和危险,这家伙住进来好几天, 只是老想打针有点怪怪的,还有那天看新闻的时候有点异常,其他时候都老老实实的, 从未有暴力倾向。

  请假条很快就送来了,苏晓樯这边“唰唰”地签字,那边陈雯雯和柳淼淼己经合力把拘束衣的皮带解开了,穿病号服出门肯定是不行的,可路明非穿来医院的那套西装风衣又因为湿了水皱巴巴的,好在苏晓樯带了司机过来,去商场里新买了一套 Tom Ford回来,成衣跟学生会为路明非置办的私人定制当然没法比,但好歹也算恢复了几分高富帅的风采。

  “我晚上回来。”路明非跟三轮叔、半仙、党员还有小护士告别,带着三个女孩穿越医院走廊,风衣的衣摆和女孩们的裙摆一起飞扬。

  此时窗外正是瓢泼大雨,高楼大厦依次亮起了灯。

  苏晓墙把司机打发走了,亲自开着她的宾利跑车带同学们去FOX喝酒。

  当年他们最喜欢聚会的地方是必胜客,每人都点自助沙拉加芝士最多的那种披萨饼,喝着可乐讲各种社团的事,讲谁谁好棒去学了剑道,谁谁在考托福了,现在他们去酒吧,喝啤酒和鸡尾酒,嚼着杯中泡的腌橄榄,刷得长长的睫毛下眼神闪烁说不知所谓的笑话。

  一路上大家都没怎么说话,“拯救路师兄”的任务一旦完成,这三个女孩之间的不和睦就开始露头了。

  路明非也不说话,但路过报刊亭的时候他忽然说停下车,然后下车买了一份地图。

  苏晓樯问他买地图千什么,路明非说有些新修的路不认识,看地图学学。

  FOX是本地最豪华的酒吧,在CBD区一栋大楼的88层,楼下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本地的头面人物经常出入FOX,演员、模特、企业主,大家都是盛装出席。

  苏老爹原本严禁苏晓樯去FOX这类地方,但随着苏老爹自己身体扛不住,女儿火 线接班,苏晓樯就算不想去FOX也没辙,她要跟客户联络感情,好在苏晓樯也蛮喜欢混酒吧的。

  柳淼淼是个乖乖女,很少去酒吧,陈雯雯也很少,都有点紧张。一路上柳淼淼问 了好几次说我穿这身去FOX合适么?

  其实她穿了件非常溧亮的湖蓝色裙子,脚下穿着湖蓝色的高跟凉鞋,但要去FOX还是没什么信心的感觉。

  陈雯雯还不如柳淼淼,她穿着牛仔裤和白色T恤。

  苏晓樯冷笑说怕什么?衣服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到FOX我们就换!小天女说到做到,电梯到达88层的时候,等候他们的是苏晓樯的司机,司机拎四个衣架,每个衣架上挂一身仕兰中学的校服,三身女装一身男装。苏晓樯牛气地说怎么样,我们不管人家穿什么,我们穿校服!

  FOX的当班经理赔笑说,还是苏总您敢想敢玩,校服拼礼服,今晚您还是FOX里最亮眼的。苏晓樯斜眼他一眼说,要不要査我们的身份证啊?不是十八岁以下不得入内么?

  他们的位置被安排在窗边,可以俯瞰整个CBD区。

  苏晓樯叫了各种酒,法国的红酒、比利时的啤酒、德国的冰酒……路明非被酒瓶和校服女孩们环绕着,面前的 蜡烛被点亮的时候,他有种虚幻的感觉。

  陈雯雯说小天女你点太多酒了吧,我们喝不完的!苏晓樯翻翻白眼说喝多少算多 少,我们反正不醉不归!

  柳淼淼说点这么多酒要多少钱啊?苏晓樯耸耸肩说,这些都是我老爹当年的存酒。

  陈雯雯说什么你爸爸也是这里的常客?

  苏晓樯说,死老头子还不是喝酒喝太多了 心脏不好,以前还老跟我和我妈编,说晚回家是去跟佛学大师学佛呢!

  苏晓樯愿意讲自己老爹的笑话,陈雯雯和柳淼淼也都不端着了,争相讲高中时候 的事。

  陈雯雯说路师兄你还记得么?当年大家都觉得你不会加入文学社,因为你是体育型的,直到那天我跟你聊了聊玛格丽特 · 杜拉斯,你对玛格丽特 · 杜拉斯的理解真的好深入,把我都震撼到了,我那时候才知道你是文体都强才大着胆子邀请你的!

  路明非点头微笑,心说,我靠,想不到这世界乱到这份上了,我都能跟你聊玛格丽特 · 杜拉斯了,我是什么样的女性之友啊!

  柳淼淼问路师兄你现在还练萨克斯么,我好想什么时候有机会大家再合奏啊。

  路明非嘴上说搁下好久了不过还能再捡起来,心说我说嘛要是高中时候我有那么好的女 孩缘一定会长成渣男!

  这不前面跟陈雯雯聊玛格丽特 · 杜拉斯聊得很投入,后面就跟柳淼淼合奏得很带感了么?

  大家各说各的,看起来跟路明非都有很多往事,他跟每个女孩碰杯,笑容淡淡如同远山。

  开始还只是喝红酒和香槟,晕了之后就开始上烈酒了 。苏晓樯教大家怎么喝龙舌兰酒,要手拿一块柠檬,另一手虎口里撒着盐,吮一口柠樣含一口盐再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样才能去除龙舌兰中的毒素同时体会墨西哥的豪烈。

  大家纷纷照做,陈雯雯有点笨拙,而柳淼淼很快就掌握了技巧,像只饮水的天鹅。

  10点钟之后,周围的空桌渐渐满了,很多客人进场的时候都惊讶于位置最好的那张台子居然被四个中学生占据了,还是一个男孩带着三个女孩,他们太声地说笑着, 肆无忌惮地喝着贵价的酒。

  好半天之后才有人认出其中一个女孩是苏晓樯,有人高兴地过来打招呼说苏总怎么是你啊!穿校服来喝酒,真能玩,我能坐这么?

  苏晓樯眼神妩媚地说,今晚不行哦,今晚我们同学聚会!不过我给你介绍,这是 陈雯雯是我们班的才女,这是柳淼淼是钢琴十级,这位嘛是我师兄路明非,刚从美国回来,他可是我们仕兰中学最传奇的校友了。

  她介绍起路明非的语气简直像是介绍男友,路明非也只得用—张海归英才的面孔跟大家握手,虽然穿着校服,但凭借被伊莎贝尔锤炼出来的风度举止,让人绝对信服他在美国混的也是上流圈子。

  片刻之后,连想给苏晓樯介绍男友的什么杨叔叔、谢阿姨也都通过电话知道了苏 带着疑似男友的同学在FOX喝酒。

  “好像有人在议论我们。”路明非说。

  “我知道,让他们议论呗!”苏晓樯喝得有点多了,咯咯直笑。

  她们又有一些小争执,苏晓樯指着柳淼淼的鼻子说你那次跟我吵架的仇我还记着呢,不过看在今天你主动打电话给我,我就不怪你了,你喝一杯算罚!柳淼淼小声说还不是师兄出事了。

  苏晓樯又指着陈雯雯的鼻子说赵孟华很小气的哦,你在外面跟路师兄喝酒赵孟华 非气死不可!

  陈雯雯小声说我又不像你,我就是跟路师兄聊聊高中时的事,赵孟华才不会那么小气呢。

  路明非有时候认真听,有时候走神,周围的空间里充斥着烛光、音乐还有玻璃器皿的反光,男人们衣冠楚楚,女人们或清纯或妖艳,他分辨得出那些谈话里的真情或者假意。

  这就是长大后的世界么?每个人都满怀心事,所有的事情都不再简单,包括他们这张桌上,陈雯雯和柳淼淼不断地回复短信或者微信,其实她们早该走了,这个时间对于还在上学的女孩们来说已经太晚了。

  说起来这个扭曲的世界对他真是太恩惠了,他本该放量痛饮,跟女孩们打成一片, 可最终他默默地扭头看向窗外,落地窗外暴雨如注。

  “路师兄来跳舞!”苏晓樯蹦了起来,大声说。

  “你们先跳,我去个洗手间,一会儿回来,肚子有点疼。”路明非摇摇晃晃地站 起身来。

  “路师兄不是你说要出来喝酒的么?可你看着一点都不开心。”苏晓樯微微地噘 嘴。

  “不,我很开心,谢谢你小天女,我们一会儿聊。”路明非给苏晓樯倒满一杯龙舌兰,跌跌撞撞地穿越舞池。

  路明非并没有去往洗手间,他来到更衣间,换回,那身TomFord,又问侍者要了把雨伞,然后乘VIP电梯下了楼。

  侍者惊讶地看着路明非他穿着校服穿越舞池的时候还像个十七八岁第一次来混夜店的男孩,有酒就喝,喝多了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可换回西装之后,他好像变了一个人,烈酒、烛光、奢华的环境、漂亮的女孩都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他変得冷了,也安静了,是个需要被尊敬地对待的成年人。

  “别跟小天女,啊不,别跟苏总说,我去去就回来。”电梯门关闭的时候,路明非低声说。

  大厦楼下就一条四车道的大路,以往这个时间路边都是等候的出租车,这个时间也只有夜店有生意可做,可今天路边空荡荡的一辆车都看不见,大概是雨太大了,出租司机怕淹水。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