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二章·苏小樯的夏季攻略(1)

作者:江南

  她张开手在路明非眼前晃动,修长的手指上戴着宝格丽的戒指,很晃眼:“师兄 ,这是几? ”  “苏总,您看我们这个工程的合约……什么时候能有个准信儿呢? ”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问,他屁股落在沙发上,可还是点头哈腰的状态。

  宽大的楠木办公桌后,占据整面墙的4米髙的楠木书架下,挪威产的 Stressless真皮办公椅上,年轻女孩心不在焉地说:“我们再研究研究,你们也再考虑考虑报价。”

  女孩穿一身Dior的黑色套裙,蹬一双细高跟的红底鞋,长发盘在头顶,戴一副 细框眼镜,一双素白的长腿翘着二郎腿,妖媚动人,却又杀气腾腾。

  中年男人心想毕竟是老苏的女儿啊,年纪虽小却不好对付,只得起身说:“那苏总我们就等您的消息,我跟您父亲是好朋友,报价方面能压我回去再压压看。”女孩这才粲然一笑:“辛苦赵叔叔跑这一趟,您跟我爸爸是好朋友,我算您的侄女儿,您还是叫我晓樯吧,叫苏总太见外了。”

  中年男人出去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忽然空了下来,苏晓樯疲倦地靠在办公椅上, 用藏在嘴里好久的泡泡糖吹了个超大的泡泡。

  这时候手机响了,泡泡破了,“啪”地糊在她化了妆的小脸上。

  一看来电人的名字苏晓樯就皱眉,可最终还是按下接听键,用欢喜无限的声音说 “杨局长,什么事情您亲自给侄女打电话啊?”

  “啊,好啊好啊,有空一起见个面……行的话当然就交往啦,我也想找男朋友嘛……辛苦杨叔叔还总记挂我……您把他说得那么好,我真是等不及要见见他了,不过我这两天真是有事,您看这外面不是下大雨么,我们企业要做好排水保安全的工 作……好啊好啊,我闲下来一定约,杨叔叔再见。”

  这边电话刚放下,那边传呼机里传出秘书的声音:“苏总,提醒您今晚您叔叔要来跟您见面。”

  “我哪个叔叔啊?是来跟我要钱的?跟我要项目的?还是要给我介绍男朋友的?”苏晓樯没好气地说。

  “您的亲叔叔!要钱的那个。”

  “收到!妥了!”苏晓樯结束了通话。

  这就是苏晓樯如今的生活,坐在这间本属于她老爹的办公室里,应付着各路叔叔阿姨自从她中断学业回来接管这个家族企业,她就成了一块肥肉,这并不是说她变胖 了,而是谁都想咬她一口。工程报价虚高的赵叔叔其实是个好人,也就建一条传送带多问她要了 400万块钱, 苏晓樯心里清楚但不说破,给他个修改报价的机会,如果赵叔叔只是想多赚200万, 苏晓横就放点水了。找她借钱的亲叔叔也好对付,10万、20万如今不在苏总的关心范围内,可怕的是给她介绍对象的杨叔叔、谢阿姨、安主任、肖书记……这个名单就这么长,相亲对象的名单长度可想而知。这些才是狮子大开口的,吃掉苏晓樯,就等于吃掉他们家的所有产业,苏晓樯是独女。偏偏这些人还不能得罪,都是关系户,没了这些人,他们家的生意也转不起来。

  苏晚樯开始都是满口答应,然后找机会推诿,有时候迫于无奈也去跟人见个面。半年里她走马观花地见了这座城市里的各路英豪,其中最顺眼的倒是邵公子,邵公子很坦白地说:“我觉得你不会看上我,你那么髙,比我还髙半个头呢,我也觉得 你不咋样,你一点都不温柔。大家都是迫于介绍人的面子来这里,不如当个朋友,今晚好好吃顿饭,明天就给介绍人说没看上就行。”苏晓樯很髙兴,破例跟相亲对象喝了一瓶红酒。

  所以那天见路明非她喝多了哭了,未必全都是因为她暗恋了路明非整整三年,也 是因为她悲戚那无忧无虑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真想念啊,那些春天和秋天的傍晚,女孩们不约而同地坐在篮球场边的看台上, 看路师兄来打篮球,那些日子空气都干净得如同洗过。

  苏晓樯甩脱高跟鞋,把光脚翘在办公桌上,趁着接下来的半小时没有安排准备打个盹……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姓名,苏晓樯愣住了,柳淼淼……真见了鬼了,这个小贱人好久不跟她联系了,两人曾经因为路师兄还吵过一架。

  不过如今大家都是大人了,自然不好还生小女生时代的气,苏晓樯接通电话,没事人似的说:“哟,很久没你消息了啊,最近好么?”

  “苏晓樯你快来想想办法!他们把路师兄关进精神病院了 ,”柳淼淼根本不跟她打招呼, “我跟陈雯雯在这里说半天了,人家就是不让我们进去!”

  苏晓蔷腾地站了起来:“你们在哪里?告诉我位置!”

  她踩着高跟鞋噌噌噌地冲出办公室,说赶快给我准备车!秘书说苏总您一会儿还 要见你叔叔的!苏晓樯头也不回说50万以内你做主,叫他立字据。

  游戏关卡“昆古尼尔之光”,第101次Load,黑夜,暴风雨,高架路。

  路明非驾车狂奔,诺诺坐在副驾驶座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说你那支火箭简到底从哪里摸出来的?没有它我们可真冲不出来了。”诺诺说。

  “地下捡的,我一低头,就看见它躺在地下呢。”路明非随口说。

  他们刚刚冲出黑影的包围,正向收费站驶去,对于诺诺而言刚才的那一战真是惊险,路明非准确地射出火箭弹引发了连环爆炸,他们趁机脱离战场。

  整个过程中诺诺几乎没发挥什么作用,全靠路明非带着她杀出重围。

  简直像是排练过的,黑影们自己往路明非的刀口枪口上送,他行云流水地挥舞刀 枪,还用打空的火箭筒抡飞了好几个,动作像是打髙尔夫球那么帅。

  诺诺惊呼说这是学院特训的结果么?这什么鬼特训我也想参加一下!

  路明非说没问题没问题,要是我们还有命逃出去,回学校就给你安排这种特训。

  “我们现在去哪里? ”诺诺问。

  “跟我走就行了,这不是我老家么,这里的路我熟。”路明非边说着边道边停车, “你等我换个备胎。”

  “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换备胎? ”诺诺吃了一惊,“我们还在尼伯龙根里没有逃出去呢!而且这种车用的不该是防爆胎么?”

  路明非推门下车,顶着雨跑向车尾:“确实是防爆胎,但是车胎受损过重还是没法撑太久,我有预感接下来我们要跑很长的一段路。”

  他打开后备箱,拿出备胎和千斤顶,钻进车肚,熟练地把千斤顶支了起来,开始更换右后方的轮胎,轮胎的内侧有一道很深的伤痕,不更换的话这台车能跑到城市边缘都勉强。

  正是因为这只受损的轮胎,在第一次进入噩梦的时候他们未能逃脱,上铁桥之前有一连串减速带,这只受损过度的轮胎在减速带上耗尽了最后的生命然后炸掉,接下来就是迈巴赫失控翻车,昆古尼尔到来。之后好几次这只胎都爆,路明非终于痛下决心,停车做了检查,这才发现了车胎内侧的伤痕。类似这样的“隐藏危机”在这个游戏里还有很多,比如你要是没能在某个时间点之前经过收费站,收费站会封路,碗口粗的铁柱从地面升起,就是迈巴赫也撞不开。CBD区也会积水,一旦积水某些路段就不能通行了,路明非只能想办法绕道,然而绕道就会耽误时间,而时间非常紧张。

  “你饿不饿,这车里居然还有果仁。 ”诺诺在车里喊。

  “你吃吧,我不饿!”路明非大声回答,同时心里默念着拆轮胎的流程“1、2、3、4、5……”他原本也不会卸轮胎,愣是在游戏里就着说明书学的 一一 通常车主都会把换轮胎的说明书放在车里一一代价是那次Load他就学会了换轮胎。

  他有点心急,这次他混得不错,抢回了不少时间,即使算上换轮胎的时间也能在封路之前通过收费站,虽然还是不能确定会不会有新的突发事件,但总的来说成功率很大。

  越心急越出事,最重要的那颗固定螺丝刚被拆下来就从十字改锥末端掉落,骨碌碌地滚向路边,在路明非来得及抓住它之前,它滚下了高架路,消失了。

  路明非呆呆地看了两秒钟,忽然放声咆哮说见鬼见鬼见鬼!真他妈的见鬼!

  车里的诺诺正吃着果仁,那是她从手套箱里翻出来的,听到咆哮声她吓了一跳, 果仁散落一地,她从未见过这个师弟发出这样暴怒的吼声,那站在高架路边提着扳手的身彩,弯着腰浑身湿透,简直就是一头走投无路的凶兽。

  她心说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有人抢了他吃的么?

  这一刻时间暂停,迈巴赫后座的车门打开,小魔鬼好像一直都坐在后座上似的,现在他从车中走出,缓步走到路明非身后。

  “哥哥你累啦,我就说嘛,最后击垮你的,是你心里的疲倦。”路鸣泽轻声说。

  “这个游戏……真有完美结局么? ”很久很久,路明非才慢慢地抬起头来,“无论我解决了多少问题,总有新的问题出现,无论我试多少次,师姐都没法越过那座桥。这里看起来没有墙,可好像四处都是墙,我怎么跑都会撞在墙上。”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历史上确实有人避开过昆古尼尔,但我并不清楚那是怎么 实现的。”路鸣泽说,“魔鬼的能力也不是无限的。”

  “这一次我放弃了,一会儿你重置吧。”路明非撕哑地说。

  “师姐还在副驾驶座上,等你换完轮胎回去呢。”路鸣泽转身看看那个从车里探出头来的女孩,她抓着一把果仁,果仁从指缝里散落,悬浮在半空中,表情是吓了一跳。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