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一章·邵公子的夏季攻略(3)

作者:江南


  女孩并不回头,随手一丢,一串看起来很眼熟的、上面别着美杜莎银牌的车钥匙翻滚着去向邵公子。丢完车钥匙她把酒杯丢在旁边的玻璃茶几上,起身准备离开。

  邵公子狼狈地接下那串车钥匙,脸上早换了表情:“师姐怎么是你啊?”

  那个深红色的背影不是屠小娇而是诺诺,她是深红色的修身长裤加深红色的短马甲,配色和屠小娇一模一样,只是裹得严严实实。

  “你回来找刚才那个妞?”诺诺耸耸肩,“她走了,打搅你的好事了?”

  屠小娇跟诺诺见过面了,她犹豫着要不要等邵公子回来再聊上几句的时候,VIP电梯升到楼顶,一身红衣的女孩顶着湿漉漉的长发径直走进办公室,秘书根本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小声说“陈小姐,邵先生有事出去了。”诺诺淡淡地说“没关系我等等他,正好有点累。”

  诺诺在邵公子这里是一秒钟都不用等的,办公室的大门随时对她敞开,倒是像今天这样诺诺说想在这里歇歇是很罕见的,她通常都是来了就走。

  屠小娇一听陈小姐三个字心里就明白了,心说择日不如撞日,你要战便来战!她立刻把身体扭成超S形,胸挺得简直要裂衣而出,一对白生生的长腿交叉着尽显长度,颈间指间那些蒂凡尼、卡地亚、梵克雅宝的饰物闪闪发亮,纯粹是一只开屏的孔雀在对另一只示威。

  可诺诺看都没看她,诺诺给自己倒了--杯烈酒,然后在窗边的沙发椅上坐下,默默地望着夜幕中的城市。

  屠小娇小心翼翼但认认真真地观察这个女孩,说真的她并不觉得诺诺胜过自己,拼衣着打扮,屠小娇这一身可以去走红地毯,诺诺那一身只是在本地的百货商场里买的,勉强能当个橱窗模特;身材方面,诺诺当然是锻炼得宜,腰细腿长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但屠小娇也算精通滑雪骑马,很看重锤炼自己;妆容什么的就更没得比了,谁都知道女人化妆不化妆完全是两个人,屠小娇的妆是化妆师花了两个小时做的,无可挑剔,诺诺则是一张素脸,看那苍白的脸色和湿漉漉的头发,好像刚在海里游了十几公里,那么疲惫。

  但诺诺静静地坐在那里,就像一位失意的女王。她自顾自地喝酒、眺望,情绪低落,完全放松,一句话都没说,屠小娇却觉得自己的领地简直要被压缩到墙角去了。

  诺诺喝到第四杯的时候,屠小娇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自始至终两人之间一句话都没说。

  “屠小姐?那是来面试女演员的。”邵公子急了,“师姐我用人格保证,我今天是刚刚跟屠小姐见面,加起来连五句话都没说!”

  “我需要你这个保证干什么?”诺诺挑了挑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得了,车钥匙交给你了,我也该走了,谢谢你帮忙。”

  “师姐你先拿着用就是了。”邵公子说,“要是G55开得不顺手我还有部新买的兰博基尼在车库里,我让人给你加满油开到楼下?”

  “用不着了。”

  “师姐师姐,外面雨下得可大了,你把车都还我了你怎么走啊?”邵公子急忙说,“不如休息一下我叫人开车送你回去?”

  诺诺愣了一下,这才想到还了G55自己已经没了交通工具?公交车什么的她线路又不熟,在这座风雨肆虐的城市里确实有点不方便。

  但她实在是懒得跟邵公子多说话,心里还是想走。

  邵公子委屈地说:“师姐你回来那么久了,我们都没聊会儿天呢,就是借个车,好像我俩是车友会认识的。”

  那可怜巴巴小猎狗的语气令诺诺瞬间心软了,她重新在沙发椅上坐下,说:“给我倒一杯琴酒加冰块。”

  邵公子欢天喜地地去了,像调酒师那样把酒调好——通常邵公子是不屑于干这活儿的,觉得这是侍者的工作——放在诺诺面前的玻璃茶几上,自己小心翼翼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他正琢磨开篇的词儿呢,诺诺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说:“再来一杯。”

  邵公子楞了一下,只好又去调了一杯,如此三次,诺诺有些不胜酒力了,这才慢慢啜饮着第四杯琴酒,仍是默默地望着窗外。

  邵公子并不知道师姐为何情绪不佳,但好像是某本书上说女性情绪不佳又喝了酒,特期容易对熟悉的男性敝开心扉,邵公子心说天助我也,小胖脸涨得红亮红亮的。

  “师姐,有人欺负你啦?”邵公子问。

  “没有,谁能欺负我?”诺诺答得干净利索。

  “以前当然是没人咯,”邵公子转着眼睛,“可你现在不是订婚了么?”

  “恺撒不会欺负我,你就别瞎担心了,照顾好你自己吧。”诺诺不耐烦地说,“少跟女明星瞎混,别让我在八卦杂志上看到你小子的照片。”

  “我发誓,真没跟女明星瞎混,那是为了炒作。”邵公子诅咒发誓完了,又回到他最关心的话题,“师姐,你真准备嫁给那个意大利人啊?意大利男人都花心得很!”

  “我有什么理由不嫁给他?拜托给我一个理由好么?”诺诺皱眉,“还有这事轮得到你管么?你谁啊?”

  “我是你幼儿园时代的男朋友……”

  “不要闲着没事自封头衔!我揍过的人很多,不是被我揍过就是我的男朋友!”

  邵公子被连番抢白,心情从一开始的高涨状态到渐渐低落,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师姐你那不是没给我机会么?我要是有机会,自信不会比那个恺撒什么什么的差。”

  “你?”诺诺被他气得笑了,“你有完没完?我们能不能别老提这事儿?”

  邵公子可不是路明非,喜欢诺诺当然是要坦荡说出来的。前一次诺诺回国,邵公子就带诺诺参观自己的豪宅,那天他特意穿了一身白西装,胸前口袋里插着花,领诺诺看完了整个屋子后忽然单膝跪下,说师姐我想你想了好多年,我还以为老天爷把我俩分开再也碰不上面了呢,可老天爷还是把你送回给我啦,我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你能当我女朋友么?

  诺诺看了他一眼说,跪姿错了,按照以前的姿势跪。邵公子说什么姿势?诺诺说双膝跪地啊,邵公子心说那还不容易,立刻双膝跪地。

  诺诺说你说错话了你明白么?念你初犯罚跪半个小时,我先去花园里转转,然后就走了。

  “真心不是老提,”邵公子委屈地说,“我使劲忍着才没老提,我要是每次想到这事儿就提,我得罚跪多久啊!”

  诺诺无奈地看着这个眉目灵动的小胖子,摆摆手说:“你饶了我行不行?我们就是幼儿园和小学同学而已?我当年揍你揍得比较狠,是我不对,你也不用这么纠缠我嘛。如今我订了婚,你每仨月换一个女明星当女朋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刚才那个女孩子我看就很不错啊,兄弟那才是上天给你的指引,你看那胸多大腿多长,师姐就是个普通女孩,不值得邵公子你那么苦情。”

  邵公子心说完蛋了这是要谈崩,赶紧说:“师姐你回想回想我们幼儿园小学时候真的关系很好,本来我也有机会啊!可我的机会被人抢走了我不甘心!”

  诺诺说:“鬼嘞!你有个屁的机会!”

  邵公子说:“你为我一个人打一支十五个人的球队啊,要不是你我已经没有门牙了!你要不在乎我你干什么救我?”

  诺诺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不救你就没那么多麻烦了对不对?那我郑重地向少爷您道歉,我不该救您,我救错了。您如今过得那么好,就原谅我当初的错误好吗?您生活在森林之中,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就别再惦记我这棵歪脖树啦!”

  邵公子眼珠子直转,心里急得冒烟儿,他听了路明非的话受了鼓励,今晚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跟诺诺谈,却忘了自己在诺诺面前根本没有话语权。

  眼看不找出新的话题诺诺就要走,邵公子急中生智……

  邵公子低下头,声音寂寞而凄婉,像只被撵出家门的小狗:“师姐,你看过《最游记》么?”

  他竭力模仿路明非跟他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不愧是搞影视投资的,模仿得惟妙惟肖。邵公子自己都有点被打动,心说哥这演技,要不要下一部戏亲自出演男主角呢?

  诺诺一愣,没说话。

  “《最游记》里的孙悟空是只傻猴子,他待在水帘洞里,几百年都没人去问他哪怕一句话,”邵公子的声音低沉而磁性,他弯着腰,似乎脊椎已经无法支撑他那沉重的身体,“而唐三藏是个使左轮枪的大帅哥,那天唐三藏莫名其妙地走进了水帘洞,他问孙悟空是你在喊我么?傻猴子说没有啊,唐三藏看了傻猴子很久,伸手对他说,那你跟我走吧。从那以后傻猴子就一直跟着唐三藏,其实最初只是那一伸手和一句话。世界上有很多猴子,有聪明猴子也有傻猴子,聪明猴子被人带出水帘洞,就撒欢地跑掉了;傻猴子却只会一直跟着那个人的背影,不跟着他就不知道去哪里。我说我是只傻猴子,你信么?”

  邵公子心中大叫说哇噻哇噻哇噻!灯光!摄像!美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看哥这演技,多完美地演绎了一位纯情少年!师姐快来抱抱我!礼貌性的也行啊!

  我看见你眼里的动摇了!说吧大声说出来吧,说你被我打动了丨我邵一峰真是天赋影帝我为自己代言!

  诺诺原本端起小桌上那杯琴酒要喝,酒杯却停在了半空中,酒液表面泛起涟漪。她呆呆地看着邵公子,神魂却像被抽走了。

  邵公子竭力想从诺诺眼中看出些什么来,但他什么都看不到。即使这样他还是开心到了极点,他意识到这是诺诺第一次卸下那个小巫女的外充,暴露出壳中的自己。

  那壳中的女孩苍白而消瘦,全然不像她套上外壳时的光辉夺目。

  “师姐?师姐?”邵公子说。

  诺诺忽然起身出门,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停一步。

  “师姐!师姐!”邵公子追到办公室门口。

  可VIP电梯已经关了门,透过钢化玻璃门可以看见诺诺那张苍白的脸,她的眼神那么地疲惫。

  CBD区的某座摩天大厦,88层的FOX酒吧,这是这座城市里最喧闹也最高端的夜场,今夜邵公子包了其中最豪华的包间,满桌子的洋酒随便喝。

  邵公子很开心,喝了几口就呼唤服务员换大杯,喝着喝着亲自唱了一首《你怎么舍得我难过》。那原本是首蛮悲情的歌,可是邵公子唱来有股《好汉歌》的豪气。

  “老大今天怎么这么开心?”某个马仔问,“难道是跟师姐表白成功了?”

  邵公子的生活夜夜笙歌,这种场面并不罕见,可今夜邵公子眉间眼角都透着喜气,马仔们也受了感染。邵公子这阵子最在意什么事,马仔们都清楚,所以有此一问。

  “还不能算是成功,不过有了重大突破!”邵公子得意洋洋地说,“就差临门一脚了!就差临门一脚!”

  “老大太牛了!说来听听说来听听!”马仔们都很激动。

  “说来话长。”邵公子清了清嗓子,刚想复述自己的话,忽然觉得不对,一巴掌抽在那个八卦成性的马仔脑袋上,“怎么?还想刨根问底啊?你配么你?那是我和师姐的秘密!总之呢,就是我对师姐说了一句很感人的话,把师姐给感动了。那一瞬间我眼看着师姐的眼神就不对了,好难过好难过的,我从没见过师姐露出那种表情,我就知道她被我打动了!”

  “老大干得漂亮!”某个马仔识相地鼓掌,“我听人说女人最难的就是被打动,女人只要被打动,剩下的事情就都顺理成章了!”

  “说得对!妈的那么多年,终于给我找到一句能感动师姐的话了。”邵公子心里还蛮感激那个住在精神病院的小子,“总算爬上师姐的城头插了杆旗帜!”

  “那师姐跟老大您说了什么?”一名马仔问。

  “师姐太难过了,起身就走了,什么都没说?”邵公子沾沾自喜地说,“你想啊这也难免,师姐毕竞是订了婚的人,师姐心里有我,必定觉得愧对那个意大利傻逼,还能立马就坐下来跟我讲点亲密的话么?你把我师姐当什么人了,小明星啊?我师姐看起来豁得出去,其实是很矜持的人,我就喜欢师姐这点!”

  某个谨慎的马仔想了想说:“老大您不会是误会了陈师姐的意思吧?以前您讲话也都很有水平很感人,那时候师姐什么表情?”

  “很恶心的表情,跟这次完全不一样!”邵公子信心满满。

  “提前恭祝老大马到成功!”邵公子这么说了,马仔们还怀疑什么么?大家举杯—碰,饮尽了杯中酒。

  “老大,您说这陈师姐听了您那么感人的话,自己就出去了,外面下这么大雨,她心情又跌宕起伏,不会出事吧?要不要派兄弟沿路找找?”一名马仔关切地说。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