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一章·邵公子的夏季攻略(1)

作者:江南


  “你醒啦?睡得怎么样啊?”黑暗中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路明非惊得一哆嗦,这才发现床边坐着个小胖子,穿着蓝色马甲、花格纹西裤,油头梳得整整齐齐,发梢末端还带风骚的小卷儿。  CBD区最热闹的地段,黑太子国际金融中心,这是一座表面盖满黑晶玻璃的摩天大厦,好似黑色的巴比伦塔。

  本市的龙头企业黑太子集团就在这栋楼里办公,这栋楼本身也是黑太子集团的产业。

  顶层大厅的长沙发上,身穿酒红色裹身小短裙、脚蹬酒红色细高跟鞋的女孩优雅地侧坐着,酒红色的眼影闪闪发亮,烈焰红唇惊心动魄。

  屠小娇小姐,21岁,之前是广吿演员,去年出道演电视剧,在经纪人的助推下,己经号称“中国的苏菲·玛索”。

  她今天来到这里,是要拜见邵公子,传说中的邵公子。

  她已经在邵公子办公室门口的沙发上坐了足足半个小时,女秘书一直说邵公子有些重要的事情,还请屠小姐稍等。

  要是换作别人,屠小娇立刻就起身走人了。凭什么让她等?她是女明星,是人人争相求见的“中国的苏菲·玛索”,她所到之处大家都早早地开门迎候。

  可那是邵公子,为了等邵公子,多数新晋女明星都能抱着“把牢底坐穿”的精神,屠小娇也不例外,而且屠小娇觉得自己比她们更坚韧不拔!

  邵公子的真名叫邵一峰,黑太子集团的大少爷。

  黑太子集团是邵老爹一手打下的江山,在前一轮造富运动中,邵老爹从一介村支书迅速成长为矿业集团的董事长,个人资产在十年内增值了几百万倍。而邵公子是邵老爹的独子,板上钉钉的接班人。按照原本的人生轨迹,邵公子应该成为一个纨绔子弟,但邵老爹某年某月某日偶尔读了一本书,名叫《三代养成一个贵族》,痛心疾首,意识到自己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立志不能让儿子走自己的老路!

  要去英伦!上名校!当贵族!年仅4岁的邵公子被送往英国,从幼儿园一直到读到伊顿公学。

  这样邵公子长成了和父亲不一样的人,他成了一个……会说英语的纨绔子弟。

  邵公子什么都能玩什么都爱玩,但最大的爱好还是投资影视。邵公子投的都是大戏,出演的女星也都迅速地升格为—线明星。

  年轻女星都想结交邵公子,邵公子在她们眼里就是一架金光闪闪的梯子,沿着那架梯子她们能爬到天上去。

  屠小娇看中的是邵公子接下来的那部大戏,她为自己锁定了女主角的位置,为此决心放手一搏,穿了最短最低胸的裙子,穿了最细最闪光的鞋,来接受邵公子的面试。

  明艳照人几乎不输于屠小娇的女秘书带着歉意的微笑来到沙发旁:“让您久等了,邵先生请您进去。”

  屠小娇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昂首挺胸地踏入邵公子的办公室,门在背后关闭了。

  这是何等奢华的一间办公室啊,弥漫着古龙水和雪茄的香味,全套的阿玛尼家具,墙上挂着抽象派画作,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CBD区,窗外瓢泼大雨,玻璃上沾满水珠。

  穿着蓝色马甲和花格纹西裤、油头梳得整整齐齐的小胖子靠在窗边,翻着一卷书,神色忧伤而隽永……屠小娇心说哇唾,这什么路数?

  江湖传闻邵公子是个活跃的家伙,爱玩爱闹,派对小王子,酒后喜欢把头枕在女孩子大腿上,看外形他也确实是这种人,却没料到内心是这种文艺范。

  仔细听就更文艺了,邵公子在雨声中念着诗呢: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毒害了感官,犹如饮过毒鸩,又似刚把鸦片吞服;一分钟的时间,字句在忘川中沉没,并不是在嫉妒你的幸运,是为着你的幸运而大感快乐……”

  屠小娇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坐下也不是,打招呼也不是。邵公子宪全沉浸在诗歌中,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邵公子喝杯水漱漱口,接着念:“你,林间轻翅的精灵,在山毛榉绿影下的情结中,放开了歌喉,歌唱夏季……”

  邵公子挠挠头,换个姿势继续念:“哎,一口酒!那冷藏在地下多年的甘醇,味如花神、绿土、舞蹈、恋歌和灼热的欢乐……”

  邵公子念累了,躺在沙发上念:“我要一饮以不见尘世,与你循入森林幽暗的深处……”

  可怜的屠小娇小姐在那里站了足足十五分钟听邵公子念诗,鞋跟那么细那么高,她脚都麻了。

  邵公子稍微停顿的时候,屠小娇终子决定抓住机会主动出击,她妩媚地干笑几声:“邵公子学诗歌呢,念得真好听。”

  “哦,屠小姐吧?你自己随便找地方坐,冰箱里有饮料酒柜里有酒,你自己弄点喝的。”邵公子头也不抬,“优美吧?好听吧?济慈的《夜莺颂》,很有逼格的一首诗!”

  屠小娇没辙,只得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烈性酒,小口小口地喝着,继续听邵公子念诗。

  这是女明星屠小娇人生中最崩溃的一个下午,她怀着为艺术或者星途自献的心来到这里,拜会一架闪着金光的梯子……听梯子念济慈的诗。

  “那邵公子您忙我先走了。”屠小娇心说这意思是我该告辞了吧?这意思是说我这姿色甚至不值得他看一眼吧?这就是一种带着嘲讽的拒绝吧?

  邵公子终于抬起头看了屠小娇一眼:“不忙啊,就是我师姐回来了,我得补习补习文化,师姐总说我回国之后说话像个挖煤的土豪……‘去吧!去吧!我要飞向你!不用酒神的车辗和他的随从!乘着诗歌无形的翅膀!’”

  读完了这首诗的最后一句,邵公子终于消停了。他认认真真地打量屠小娇浑身上下,目光在那双裹着黑丝袜的长腿上流连了好一会儿,眼睛闪闪发亮,屠小娇这才恢复了一点自信,世界这样才正常啊,邵公子果然是个好色之人。

  这时候邵公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一身要是师姐穿比你穿好看!”

  屠小娇终于明白了,惨痛地明白了,不是她不够美,也不是邵公子爱诗歌,而是她来得不是时候,她拜见邵公子的时候,邵公子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女孩回来了。

  那是何等强大的敌手!那是何等沛莫能御的魅力!屠小娇觉得自己被巨大的黑影笼罩了,呼吸都困难!

  “您师姐是什么人啊?”屠小娇强撑着问,就像武侠小说中大侠中了一掌被伤了心脉,吐着血问你这是什么掌。

  “是我女朋友啊,我给你看照片!”谈到这个话题邵公子高兴极了,放下诗集摸出钱夹打开递到屠小娇面前,那是一张合影,两个身穿英伦校服的小孩相互搭着肩膀,都是四五岁的模样,感觉是未够年龄的小古惑仔。

  “这是……你们的孩子?”屠小娇懵了。

  “什么啊!这就是我和师姐!”邵公子认真地说,“我们是幼儿园时代的男女朋友,当然要留幼儿园时代的合影!” 屠小娇风中凌乱还得强作笑颜:“能不能见识一下师姐现在的美貌啊?”她这是死也要看敌手一眼。

  “后来的照片师姐没给过我。”邵公子挠挠头,“不然让你好好见识—下。”

  屠小娇心说别逗了兄台人家连张照片都不肯给你!你有何面目自称人家幼儿园时代的男朋友?话说世界上真有“幼儿园时代男朋友”这种东西么? 邵公子流露出非常缅怀的神情,正要跟屠小娇讲讲自己跟师姐的往事,办公室的门被人撞开了,几个穿黑西装的年轻人带着邀功领赏的急切神情冲到邵公子面前:“老大!套出来了!陈小姐有个朋友正在住院!感觉跟陈小姐很熟的样子!”

  邵公子一丢诗集,“噌”地站了起来:“走!我们看看那家伙去!”

  一帮人大呼小叫地下楼去了,一会儿楼下传来那辆法拉利的轰鸣声,邵公子的车为首,马仔们的车在后,驶入正在降临的夜幕。

  女秘书悄无声息地进来,拍拍屠小娇的肩膀,试图安慰这个感觉自己忽然被全世界抛弃的漂亮女孩:“要是平时邵先生一定缠着你要跟你吃晚饭啦,可惜你来得不是时候,因为陈小姐回来了。”

  “那个陈小姐一定很漂亮吧?”屠小娇花容惨淡。

  “见过两次,是很漂亮没错,但也没这么夸张。”女秘书淡淡地说,“只不过呢,陈小姐不在的时候,邵先生的智商情商怎么也相当于二十七八岁的人,可陈小姐来了,他就只有五岁了。”

  游戏关卡“昆古尼尔之光”,第91次Load,任务失败。

  路明非缓缓地睁开眼睹,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时间是晚上7点半,阴天的时候天黑得特别快。这个时间病人们都吃完饭去活动室玩了,病房里空荡荡的只剩他独自躺着。

  吊扇缓慢地旋转,路明非的目光也跟着旋转,他在回想着前一次Load失败的那一幕。

  他们的车被点燃了,车门锁死,诺诺想要把他从车窗里推出去,他懒洋洋地不想动,反正失败了就重新Load。

  但在车爆炸的那一刻,他转回头,看见了诺诺那惶急、发狠却又悲伤的神情,心里微微一动,想要上前拥抱她一下,给她一些安慰。

  对于他来说,游戏失败了大不了重来一次。可对于每次游戏里的诺诺来说,失败了就是结束了,永远,绝对。不知道是他更惨,还是那些被模拟出来的诺诺惨。

  “你醒啦?睡得怎么样啊?”黑暗中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路明非惊得一哆嗦,这才发现床边坐着个小胖子,穿着蓝色马甲、花格纹西裤,油头梳得整整齐齐,发梢末端还带风骚的小卷儿。

  “你……你是新来的?”路明非好奇地看着小胖子,心说这人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没换病号服?

  要是别人这么跟邵公子说话,邵公子的小弟早就冲上来揍人了?不过此刻小弟们都被邵公子留在外面了,而这个名叫路明非的病人又是诺诺的好友,那是打不得的。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