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十章·楚天骄(2)

作者:江南

  “你找到答案了么? ”

  “错误的感情。”

  “废话。”

  “我写过一篇晚安故事,用你和你师姐作为原型人物,可红了,上了那天的热搜榜。可你猜怎么着,好些女孩都讨厌那个故事里的女主角。”

  “见鬼!你可别乱来啊!给老大或者师姐看到,我就完了!”路明非惊得坐起。

  “别傻了,你师姐的能力是侧写,她怎么会看不懂你的心呢?”路鸣泽幽幽地说,“她只是不愿意揭穿你让你尴尬。”

  路明非沉默了好一会儿:“是啊,我其实是知道的。”

  “那些女孩不喜欢你师姐,因为觉得你师姐在感情上太不干净利落了,她既然不喜欢你,就应该干净利落地拒绝你,灭了你这条心,放你一条生路,要是她对你说路明非我俩没戏,你别老纠缠我了,你会死心么?”

  这一次路明非沉默得更久,而后沉沉地点头:“也许反而会觉得轻松吧,就像被宣判了死刑一样,默默地等死,死前吃顿红烧肉。”

  “所以你师姐可说不上什么完美的女孩,她在处理感情问题方面是个笨蛋。既然她没法给你带来快乐,那就不该来困扰你。她自以为很仗义很照顾你,其实却是你的负担。如果陈墨瞳不曾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那你今天还活得没心没肺。陈雯雯给你带来的阴影远没有陈墨瞳给你带来的阴影大,陈雯雯只是一个小湖,你沉在里面自己能游上岸来,陈墨瞳却是一个漩涡,你掉进去了,就被吸进海底。”

  “你今天废话特别多,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在海底了!你要我怎么办?我游不上来!”路明非又烦躁起来。路鸣泽说得对,自从他和诺诺重逢,脾气是变得急躁了。

  “你自己游不上来,可以找人帮你嘛。比如小怪兽,那其实也是个威风凛凛的女孩哦,她能劈波斩浪去救你,只要你说你在哪里,你被困住了。”路鸣泽说,“可你从不呼救,你就安安静静地呆在漩涡里。”

  “别废话别废话别废话……”路明非轻声说,气焰一下子低落了,越发觉得疲惫。

  “你觉得对不起小怪兽。”

  “嗯。”

  “但如果倒回去让你选择,你还是会屁颠屁颠地跟在师姐后面?”

  “嗯。”

  “哥哥你这是不是犯贱?”

  “是。”

  “明知道是犯贱你还再接再厉?”

  这一次路明非沉默了很久很久:“你不会懂的,师姐出现之前,我的世界是黑的,看不到光,我的身边都是黑影,他们都比我高,他们遮挡着我,让我看不见光。我就要在黑暗里过一辈子了,那时候师姐来的,她就是光,光照在我脸上,剌得我眼睛都要瞎了……”

  “所以就喜欢上了光?可以后你还会有第二束第三束光啊,小怪兽不也是光么?还不刺眼,很温暖,像蜡烛。”

  “你看过一个叫《最游记》的漫画么?”

  “巧了,还真看过?”

  “漫画开始的时候,孙悟空一个人待在水帘洞里,他不知道自己在等谁,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庸三藏走进水帘洞说,是你呼唤我么?孙悟空说我没有呼唤谁啊。唐三_沉默了很久说,那你跟我走吧。然后他拉了孙悟空的手,孙悟空就跟他走了。在那个故事里,唐三藏是个使左轮枪的大帅哥而孙悟空是个傻猴子。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猴子,有的猴子被唐三藏从水帘洞里领出来之后,就变成聪明猴子了,翻着跟头就跑掉了,而有的猴子就只会跟着唐三藏走。我就是后面那种猴子,我在水帘洞里待得太久了,待傻了。”路明非说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很啰唆,摆了摆手说,“行了行了,说多少你都是不会懂的,你一个上微博研究人性的魔鬼你懂什么?”

  “还真巧,你说的这些我都懂,”路鸣泽微笑,他的眼睛仿佛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因为我也曾在水帘洞里,待了很多很多年……”

  “水帘涧?”路明非一愣。

  “泛指那种被所有人遗忘的角落吧,静得只能自己跟自己说话。”路鸣泽轻声说,“这个世界上的傻猴子,并不止你一只。傻猴子就该走傻猴子的路啊,跟着前面那人的背影,管别人说什么呢。”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就像风吹过灌木,叶底露出藏着的繁花。

  路鸣泽大力拍拍路明非的肩膀:“怎么样?休息好了么?准备上了!第47次Load?”

  “上就上!打游戏这件事上我输给过谁?我玩的游戏哪个不是完美结局?”路明非一跃而起,伤口破裂,鲜血横流。

  他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过还是象征性地豪笑三声,反正疼不了几秒钟,难得有这么个英雄主义的机会。

  “不愧是我哥哥!拉风!不过实在撑不下去了就召唤我哦。”路鸣泽狗腿地帮他整理风衣和衬衫的领子,“我可垂涎你最后的1/4条生命呢!放心,绝对值得,在游戏领域奥丁可玩不过我,我是金手指啊!”

  “你不是说这次卖命也没用么?”

  “对‘昆古尼尔’我确实没办法,不过我可以帮你爆掉奥丁啊。”小魔鬼微笑着说,“这世上只有我和哥哥是一党,凡我们恨的都该死,—个都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这家伙,跟我说这么多是想鼓励我么?”路明非拍拍他的脑袋,“总劝我放弃师姐,又老给我制造机会。”

  “我才不在乎陈墨瞳呢,我们魔鬼不喜欢那种文艺疯丫头,我们喜欢大胸细腰长的,还得够风骚!”路鸣泽耸耸肩,“我是不想你输给奥丁,奥丁算个屁!它就是个傻逼!我哥哥怎么能输给那种货色?”

  路鸣泽打了个响指,一切都在眼前淡去,只剩下绝对的黑暗,黑暗中仿佛有古老的野兽嘶吼。

  游戏关卡“昆古尼尔之光”,第47次Load,黑夜,暴风雨,高架路。

  路明非的伤势瞬间恢复,力量灌注全身,小魔鬼打着黑伞冲他微笑,伸出大拇指比了个祝你好运的手势,转身就要隐没在风雨中。

  “谢啦。”路明非说。

  这是句真诚的道谢,刚才那次任务失败后路鸣泽陪他聊天让他感觉放松很多,既然你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是只傻猴子,那就走傻猴子的路。

  “不谢!随时准备着当你的走狗,我亲爱的哥哥!”路鸣泽潇洒地挥挥手,“记得帮我猛揍奥丁啊!”

  “喂喂!既然那么仗义能不能再帮一个小忙?”路明非鬼头鬼脑地跟在路鸣泽背后。

  “什么小忙?”路鸣泽脸色一变往后一缩,“小忙可以大忙免谈!我不能总是搞友情赠送啊!我的营业额可怎么办?”

  “你刚才说,在游戏领域你就是金手指,”路明非直勾勾地盯着小魔鬼,“既然是金手指,给我改点重武器出来行不行?妈的光凭沙漠之鹰和短刀打那么多怪有点难。”

  “哥哥我们不是靠实力取胜的硬派玩家么?金手指那种邪道功夫会有损你在游戏界的地位啊!”路鸣泽哭丧着脸。

  “可是任何正常的游戏也不会让一个刚出新手村不久的家伙去打神级怪物对不对?何况还带着一个不要命猛冲的师姐,那纯粹就是个包袱啊!”路明非抓着他的胳膊不松手,“你也希望我赢过奥丁对不对?帮点小忙?给点重武器,我会好好干的!”

  “哥哥你就是个癞皮狗……魔鬼都给你缠死!好吧,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你想要什么重武器?”

  路明非烧烧头:“豹式坦克或者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可以么?”

  路鸣泽捂脸:“原来只是要豹式坦克和阿帕奇直升机这种小玩意啊,我还以为你想要EVA和髙达呢!”

  “我噻!”路明非惊喜,“幻想中的兵器也能改出来?太棒了!不过EVA和高达我不会驾驶,你变出来也没用,还是豹式坦克和阿帕奇吧!如果还能配置些队友的话就更好了,《Fate》里的吉尔伽美什怎么样?他的‘神之锁’不是对神明类的对手有封印效果么?”

  “滚蛋!你想得美!你怎么不问我要超人、钢铁侠和绿巨人呢?”路鸣泽无奈地伸手往雨中一抓,一件沉重的金属武器出现在他手里,“就一支德国造‘长矛’火箭筒,要就要不要拉倒!”

  “那再加一箱子火箭弹!就一发我玩什么啊?”路明非抓着火箭筒的背带,继续讨价还价。

  路鸣泽无奈地伸出双手,整整一箱24枚火箭弹凭空出现在他手中:“哥哥你可真是传说中的穷亲戚啊,上门就连吃带拿……”。

  “别那么小气好么?从豹式坦克缩水到箭筒我还没有抱怨呢。”路明非满意地拍拍火箭筒,“这件武器之后能保留么?”

  他原本也不信小魔鬼真会给他豹式坦克之类的重型装备,不过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而已,他要是要求一门迫击炮,没准到手的就只是一支96式冲锋枪了,小魔鬼可是个奸商。长矛火箭筒他玩过,大杀器,对付成群的敌人超一流。

  “能能能。”小魔鬼唉声叹气,“以后每次场景重置你都会扛着这支火箭筒。”

  路明非还想多扯几句,世界微微额动起来,悬浮的雨滴摇摇欲坠,长发的发梢轻轻摆动,枪火缓慢地膨胀,死寂中传来悠长而沉雄的马嘶声。

  战场轰然开启,诺诺旋转起来,风车般切入黑影中间……

  奥丁提枪立马在远处,“昆古尼尔”上,金色光芒涨落……

  “跟着我!保持射击!”诺诺扭头大吼,接着她惊呆了,“你从哪里摸出来的火箭筒啊兄台!”

  “这个……说来话长!”路明非踩在一箱火箭弹上,向着四面八方射出道道火流,黑影们被爆炸的气流冲散。

  打着一柄大伞,蹬着高筒雨靴,诺诺踏过几乎没到小腿肚的积水,走进寰亚集团的办公楼。

  这是一座灰白色的三层小楼,多数办公室的门上都贴着法院的封条,只剩下一楼尽头那间办公室开着门,门外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歪歪斜斜的“寰亚集团破产清算小组办公室”。

  小楼的背后是成排的车间,锈迹斑斑的铁门敞着,隐约可见里面沉默的机床,同样锈迹斑斑。沉重的雨点打在厂房的铁皮屋顶上,噼啪作响。

  诺诺推开办公室的门,径直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趴在桌上打瞌睡的中年人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这个闯入的女孩。

  深红色的修身长裤,深红色的短皮衣,深红色的马尾辫,高领白衬衫,还有凌厉的眼风,这女孩真是亮眼,应该只会在CBD区的高级购物中心里看到,怎么会出现在这片铁灰色的厂区里?

  这是市区的边缘,市政府原本把它规划为“高精尖重工业区”,但开发得不太好,轰轰烈烈开起来的企业如今基本都停运了,连野猫都不来这边晃悠,因为垃圾桶里扒不出吃的。

  寰亚集团就是这些企业中的“领头羊”,拉风的时候最拉风,倒闭的时候最干脆,十年前这片厂区建起来的时候,外地老板牛皮哄哄地号称要在本地打造亚洲第一的特种金属基地,从银行骗了无数的贷款,可厂子的效益奇差无比,等到银行觉得不对劲想来调查这家企业的时候,老板已经卷款外逃了,至今没有抓到。破产清算小组已经在厂区驻扎了一年多了,还没清算完这个烂摊子。

  “您是?”中年人问。

  诺诺把一张名片推到中年人面前:“黑太子集团的邵公子介绍我来的,想请问您几个问题。”

  中年人拿起名片看了一眼,肃然起敬。

  黑太子集团在本地人尽皆知,跟寰亚集团不同,黑太子集团是真正的纳税大户。据说连市领导要见黑太子集团的董事长都得提前几天预约。

  而这位邵公子,则是黑太子集团的大少爷,喜欢投资拍影视剧,经常和女明星传绯闻,是本地最抢眼的风头人物。

  邵公子的名片是一张薄薄的铂金片,上面用激光雕刻着名字和电话,却没有标任何头衔,邵公子有很多头衔,但他又不需要头衔,邵公子这三个字就够了。凭着邵公子的名片,在本地多数高档餐馆吃饭都可以挂账的,事后就算客人不来付钱,邵公子也会派秘书把钱付了。这张铂金片就是邵公子的面子,邵公子很在乎自己的面子。

  这女孩年纪轻轻,怎么能结交到那种级别的公子哥儿?莫非也是邵公子的什么绯闻女友?中年人看诺诺的眼光里透着八卦之气。

  邵公子经常干这种事儿,女孩要是有求于他,他又看得上眼,就轻描淡写地丢张名片过去,拿着这张名片去办事,不必邵公子亲自出面打招呼,很多麻烦都会迎刃而解。

  诺诺能看懂中年人的眼神,不悦地皱皱眉,心说这姓邵的什么人品?真他妈的烦。

  邵公子给她这张名片的时候可不是轻描淡写,而是死皮赖脸,说诺诺我陪你去嘛,那里好远好荒的,你一个人去我怕你出危险,我新买了一辆奔驰G55,爬山涉水很好,我自己开车带你去嘛……

  诺诺冷冷地说我自己会开车,邵公子愣了几秒钟,可怜巴巴地摸出G55的车钥匙送上,诺诺从他的钱包里摸了一张名片出来,把法拉利的钥匙和钱包一起丢还给他,起身出门。

  邵公子跟她在英国上同一所幼儿园。邵公子从小就爱显摆,诺诺就隔三差五揍他,揍的多了,就揍出了斯德哥尔摩情结,邵公子长大之后自称是诺诺在幼儿园的男朋友,跟他传绯闻的女明星长得都有点像诺诺。

  邵公子是诺诺在本地唯一靠得住的“人脉”,当年那辆法拉利、如今这辆法拉利,她都是问邵公子借的,邵公子很想同时自献充当司机,但诺诺总是拿了车钥匙就走。

  “你以前是寰亚集团的办公室主任对吧?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诺诺打断了中年人的胡思乱想,“你们以前有个开迈巴赫的司机,姓楚,是不是?”

  中年人一愣,点点头:“你说的是老楚,楚天骄吧?以前是有过这么个人,后来那辆迈巴赫出了事故,老楚也没了。”

  诺诺也愣了一下,心说那个楚子航,或者说鹿芒的亲爹,居然有如此龙傲天流的名字。

  “你跟他同事过么?”诺诺又问。

  “何止同事,我俩的关系不错呢,以前经常一起喝点小酒啥的。”中年人说。

  “跟我说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诺诺说。

  她来这荒郊野地就是想要了解这个叫“楚天骄”的男人,这是关于楚子航的最后的线索了。当年那场交通事故怎么想都很可疑,而正是以那场交通事故为分界点,他们认知的世界和路明非认识的世界不同了。

  在他们认知的世界中,那个叫楚子航的15岁男孩和他的父亲一起出了车祸死了,而在路明非认知的世界中,楚子航活了下来,后来加入卡塞尔学院,成了他们的朋友。

  “老楚是个好人,以前结过婚,老婆是个好漂亮的舞蹈演员,还生了个儿子,”中年人说,“后来离婚了。他以前是给税务局领导开车的,后来想多赚点钱,就辞职出来给我们老板开车了。”

  他说的老板就是那个卷款潜逃的老板,当年老板为了显示实力,花了差不多一千万买了那部迈巴赫,号称本地第一豪车。襄亚集团最风光的时候,老板整天坐着这部车,带各种关系户出入娱乐场所,开车的就是楚天骄。

  “说具体点。”诺诺说,“我是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是问他的经历,他的经历我知道。”

  中年人张了张嘴,却愣住了。他跟楚天骄是老同事,本该有很多可以说的,可真要说起来,他又觉得那个男人很虚幻。

  楚天骄根本没什么特点,是个乏善可陈的中年人,除了喝点酒他没什么爱好,除了吹点牛他也没什么话说,除了当舞蹈演员的前妻和那个跟别人姓了的儿子他也没任何家人。

  那个男人天天在他面前活蹦乱跳,可是如今想起来,才惊觉自己根本不了解那个男人。

  “就是那么个人吧。”中年人只好说,“人挺好的,后来没了,挺可惜的。” 诺诺皱了皱眉,这种表述太模糊了,对她没有一点用处,连用这些信息来侧写都做不到?

  “再想想,一个大活人,就没点可说的么?”诺诺说。

  中年人搜肠刮肚地想了很久:“他喜欢吃卤大肠……” “还有呢?”

  “吃烤鸡翅的时候总喜欢加双倍辣,辣得我都受不了……”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