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九章·无限循环之梦(4)

作者:江南

  “哥哥,要冷静,要找出最佳的解决方案,修改命运可不是靠蛮力就行的。”路明泽叹了口气,“歇会儿第2次Load。”

  路明非猛地睁开眼睛,还是那间安静的病房,窗外下着雨,三轮叔、半仙、和党员的鼾声此起彼伏。

  又是一场梦,又一次他亲眼看着诺诺死了,原来能够杀死她的不只是“昆古尼尔”,那场梦境中的任何东西都能要她的命,而他双拳难敌四手。

  别说他是现在的真实水准也就是个A级,就算他真的是S级,又能带着她杀出重围么?那个尼伯龙根是诺诺的死地,很多年前,楚子航也在那里死了,那时候他还叫鹿芒……至少图书馆的旧报纸是这么说的。

  他惊悸着,胡思乱想着,想起小时候看《封神演义》。

  《封神演义》里有个神一般的男人叫闻仲,闻仲保着商朝,抵挡姜子牙带领的、闪闪发光的正义之师。闻仲知道纣王是个坏人,但闻仲忠愚爱君,就是昏君也要保。有闻仲在,正义之师怎么也不能推进,看得读者干着急。

  最后闻仲兵败,到了一个叫“绝龙岭”的地方,闻仲忽然警悟说这是我的死地啊,我学艺的时候,老师说我平生打仗逢不得“绝”字,现在我到了绝龙岭这是我的死地。但闻仲还是勇敢地战斗,死在了绝龙岭。路明非原本对那个忠愚的老男人没有什么好感,可闻仲说这是我的死地时,小路明非的心里微微一怔,隐约明白了所谓“命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那是一张任你英雄豪杰也挣脱不了的铁网,你所有的奋勇,都只能称作“挣扎”。

  那个尼伯龙根是诺诺的“绝龙岭”么?

  他又想哈哈哈别闹了,只是我神经病做噩梦而已,梦境还能Load,鬼才相信呦!梦中的小魔鬼也许根本就不是小魔鬼本人,就算小魔鬼真的出现在他的梦境里,也可能是逗他玩的,小魔鬼耍他不止一次两次了。

  这时枕边被一片蓝光照亮,那是他的手机,小护士倒是好心好意,没有收他的手机。那是路明泽送他的iphone,屏幕无声无息地亮了起来。

  穿着拘束服他没法伸手,就像蚕一样蠕动几下,扭头去看手机。

  一个提示框跳了出来:“亲,你第2次未能通过关卡‘昆古尼尔之光’,再接再励别放弃哦!”

  路明非呆住了,狠狠咬自己的舌尖,生痛,而且有股子清晰的血味。这不是梦境,是百分百的现实。

  路明泽真的Load了他的梦境,那个噩梦被转化为某种类似游戏的东西,而那个东西……是能影响现实的!如果他不能在梦境里救出诺诺,没准诺诺真的会死!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真有这么见鬼的游戏么?上了就是专家模式(*专家模式,或者说Hardcore模式,在很多游戏中这个模式是不能复活以及不能读档的,就像真正的人生一样,战死就真战死了,道具级别全部归零),打不通女主角就要要挂,要不是能用Save/Load大法,就算是昂热来玩也照样没法通关!

  不过要是换了昂热,就不救诺诺根本不是重点,校长一准是舞着日本刀就奔奥丁去了。

  “冷静冷静冷静!”路明非在心里大喊。

  诡异是事情他遇见不少,但是像这么诡异的还是第一次碰上,不过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好在是玩游戏,而游戏是他最擅长的项目,在游戏这个领域,他是货真价实的S级。

  游戏高手都是从无数失败,路明非当年玩星际争霸也是经历了从菜鸟到高手的漫漫征途,好在能Load,不是专家模式,能Load的游戏难度再变态也不怕,哪怕通关之路是茫茫大山中的羊肠小道,路明非也能找出来!

  想想第1次Load是怎么失败的……应该还是太鲁莽了,上来就玩命强攻,忽略了对诺诺的保护,下次应该守在诺诺身边寸步不离才是!

  对!寸步不离!就这么定了!

  他赶紧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准备第2次Load……可他偏就睡不着了……安眠药的药效过去了……

  “路鸣泽!路鸣泽!路鸣泽你个混蛋!想个办法让我睡着啊!”路明非气得大吼。

  “圣上您这是想要哪位妃子侍寝啊?”黑暗中响起个尖细的声音。

  路明非一愣,那可不是路鸣泽的声音,而是半仙,敢情他这通折腾把半仙给闹醒了,半仙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滴溜溜转着眼珠看他。

  “什么圣上?什么侍寝?”路明非没听懂。

  “您一进这间病房我就看出来了,您的面相尊贵啊!绝对的九五之尊之相,虽然还未登基,但是提早叫您一声‘圣上’呐!”半仙认真地说,“圣上晚上睡不着,大呼要人想个办法帮您睡着,那可不是叫妃子侍寝么?”

  路明非心说晦气!我跟他说个什么劲儿啊,都忘了这里是精神病院了。

  “别喊了,敌人是残酷和狡诈的,你喊破喉咙他们也不会同情你!地下党人要经得起考验!”党员也醒了,神情毅然地望着屋顶,好像他正被捆在刑架上,“你的领导是谁?等中国解放了,我们自由了,我要去跟他谈谈你这个意志不坚定的问题!”

  “你们都瞎扯!我看大侄子这是要起床去撒尿!”三轮叔说,“大侄子你说是不是?”

  路明非给这帮神经病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小护士气势汹汹地推门进来,大喝一声吵什么吵?不睡觉的都拖出去打针!

  这下子半仙、党员、三轮叔全老实了,只有路明非激动地看着小护士,说我要打针我要打针……他是真心要打针,他知道入睡前挨的那针是催眠针,那可不同于家里用的安眠药,一针下去分分钟见效,立马让他第2次Load。

  小护士狐疑地看着这个新来的神经病,心说主任果然说对了,这新来的家伙看起来正常,其实很难搞啊!打针都吓不到他。

  “你要打针?你没病吧?”小护士说。

  “我当然没病……”话一出口路明非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自己躺在精神病院的床上,穿着拘束衣,说没病谁信呢?

  “我有病我有病,”他临时改口,“我病得很重,需要立刻打针!”

  “什么病情?”小护士更加警觉。

  路明非愣了一下,只能临时编:“我觉得我脑子里有两个人在吵架!”

  小护士心说主任果然英明,一眼就看透了病情,脑子里有两个人在吵架,这还不是精神分裂么?

  “什么样的两个人?”小护士追问?

  “一个是意大利豪门的贵公子,他在我脑子里大喊说,‘世界上不该有任何牢笼能困住一个真正的男人,只有一样例外,那就是你喜欢的姑娘!’还有一个是面瘫的中国酷哥,话很少,说来说去就是那几句,比如什么‘如果一件事你不相信自己能做到,那你真的做不到!因为如果连希望都丢掉了,你又怎么能做到?’还有,‘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命握在自己手里,只要你相信你能做到!’他们俩玩命地吵,吵得我睡不着,护士姐姐我就难受死了我要求打针!”路明非哭丧着脸,楚楚可怜。

  小护士深深地震惊了,同情地点头:“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准备针剂,打了这针你就能睡个好觉了!”

  她心说这个新来的病人真是不容易,他哪里是一个神经病啊,他脑袋里还住着另外两个神经病呢!

  针剂缓缓地进入路明非的身体,眼皮越来越重,小护士的面容隐没在越来越浓的黑暗中,他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谢谢……”

  游戏关卡“昆古尼尔之光”,第2次Load,黑夜,暴风雨,高架路。

  时间仍在停滞状态,好像是什么电影片场,一会儿路鸣泽叫声“Action”,演员们就合力上演一场雨夜搏杀的好戏。

  路鸣泽就是这幕戏的导演。

  此刻导演整提着一桶白色油漆,在黑影的面具上涂面。

  “你干什么呢还不开始?”路明非抖动着手腕,原地蹦蹦跳跳。一会儿他得上蹿下跳,挥刀又开枪,活动开了会好点。

  “帮你忙咯。”路鸣泽把这个黑影的面具涂成个京剧脸谱,把那个黑影的面具涂成个日本大名,“哥哥你要研究战略战术,你的第一步是杀出这些黑影的包围,那就你就该记住每个黑影的位置,再筛选出它们中最危险的那几个,严防死守。这些黑影的战斗力也是有差别的,你已经感觉到了对不对?就好比游戏里的小Boss,经常都是能打赢大Boss但阴沟帆船死在小Boss手里了。”

  “你画的这几个是?”路明非有点明白了。

  “小Boss们啊,我在帮你把小Boss们标出来!”路鸣泽叹口气,“看我对你多好,你还推我下楼,心都碎了!”

  “你当年也推过我下楼好么?”路明非嘴里硬,可心里蛮佩服小魔鬼的。

  他也是关心则乱,居然忘记了游戏的真谛,技术再怎么过硬也比不上情报准确,这就好比星际争霸开局的时候大家都会派农民或者小狗出去探路,谁先探到对方的基地谁的胜算就高出至少两成。

  这个游戏很难,如今想来当时他们能够冲出重围算是很走运的,这些黑影并不好对付,稍不注意就会游戏结束。他必须掌握完整的情报,优化每个步骤。

  他跟着路鸣泽在黑影之间行走,默记那些小Boss的位置。有趣的事情出现了,当他认真观察那些小Boss的时候,绿色的数据浮起在它们的肩头,包括了攻击、防御、敏捷和某些他看不太懂的特殊技能。

  “这也可以?”路明非惊叹。

  “你是说主角视野吧?小意思啦,算是我帮你的小忙,”路鸣泽轻描淡写地说,“不过打起来你根本来不及看数据,还是开始前多记记,打的时候主要靠感觉。”

  “这里每个人都有数据?”

  “当然咯,游戏不就是这样么,只要是出现的单位,就会有自己的数据,”路鸣泽说,“对那些数据很高的目标,你就要多加小心,我把它们都给你标记出来了。”

  “攻击力600算高么?”路明非读着某个小Boss的数据,看起来它比其他小Boss更厉害一些。

  “还行吧,普通人类强者的攻击力差不多是100,600意味着它的攻击力是人类强者的6倍。”

  “人类强者这个词听起来真搞鬼。”路明非说,“什么算普通人类强者?”

  “太极宗师杨露禅大概算是100吧。”

  “我靠!这个小Boss的攻击力等于6个杨露禅?”路明非吃了一惊。

  “没错!所以这种小Boss你一定要严防死守,它但凡靠近你就要集中所有火力冲它开火,千万避免和这类目标近身战。上次就是这家伙背后偷袭你师姐。”路鸣泽说,“再看看你师姐的数据。”

  路明非靠近诺诺,立刻有成排的绿色数字从诺诺的肩上浮起,“身高:170cm; 体重:49kg;三围:B34—W24—H34;喜欢的颜色:对外自称喜欢正红但其实收藏很多粉红色的小配饰……”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路明非看傻眼了。

  “不同的单位数据不同,你师姐在这个游戏里本质上是宠物,养眼最重要!”路明泽振振有词,“如果什么精灵狼的战斗力是10000而旗袍美人的战斗力是8000,你是愿意带着精灵狼呢?还是愿意带着旗袍美人呢?”

  路明非扶额沉默了片刻,转身走向奥丁。奥丁被笼罩在恐怖的光焰中,那些光焰在时间停滞的状态也是那样地刺眼,他无法过度靠近,但仍能看见奥丁肩头也浮着一排数字:

  “攻击:?

  防御:?

  敏捷:?

  ……”

  “怎么全都是问号?”路明非吸了一口冷气。

  “哥哥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在游戏领域你可是行家。铛目标的级别远远高于你的时候,你就读不出它的数据了,”路明泽淡淡地说,“还是别试图挑战奥丁了啦,那可是是大Boss.”

  “好奇而已,我只是被关在神经病医院了,可没真疯,你以为我是校长么?”路明非耸耸肩。

  “准备开始准备开始!祝你好运啊哥哥!”路明泽洒脱地挥挥手,转身离去。

  路明非默默地凝视着小魔鬼的背影,小魔鬼的肩膀上,同样浮起一排绿色的数字:

  “攻击:?

  防御:?

  敏捷:?

  ……”

  “到底谁才是大Boss呢?”路明非很轻很轻地问。

  小魔鬼似乎没有听见,所以也就没有回答。

  整个世界微微颤动起来,悬浮的雨滴摇摇欲坠,长发的发梢轻轻摆动,枪火缓缓地膨胀,死寂中传来悠长而沉雄的马嘶声。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