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九章·无限循环之梦(3)

作者:江南

  路明非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这个游戏,当年他在上面花过足足两个月的功夫,钻研攻略日夜不休。那是一款变态游戏,但有个很吸引人的故事,说的是以为背剑的少侠和一个使双刀的小侠女闯荡江湖斩妖除魔,而世间最恐怖的妖魔是即将复活的蚩尤,他们的终极目标是斩杀蚩尤。如果你按照正常的流程游戏,游戏就只有三十关,在第三十关的时候,少侠会发现蚩尤其实寄宿在下侠女的身体里,蚩尤复活,小侠女的人性被吞噬,你唯有用尽你在前面二十九关学会的各种凶狠技能杀了你最爱的女孩在第三十关的时候,少侠会发现蚩尤其实寄宿在小侠女的身体里,蚩尤复活,小侠女的人性被吞噬,你唯有用尽你在前面二十九关学会的各种凶狠技能杀了你最爱的女孩。悲剧结局就此达成,很轻松,顺着剧情线走就好了。 想要大团圆的结局就很艰难了,你必须沿路触发各种剧情,走最艰难的路线,收集所有神秘道具,最后便能合成出名为“七彩璎珞”的神秘道具。 这样你便能在第三十关的时候手机女孩散落的魂魄复活她,故事会延长到三十四关,最终少侠和侠女斩杀了真正的蚩尤,双宿双飞去了。

  说游戏变态,因为设计师是个变态,想要达成大团圆结局太难太难了,走错一步,或者某一次你没有打出“会心一击”,你就跟大团圆结局檫肩而过了。所以必须每走一步就SAVE一次,打错就赶紧LOAD进度。 最终路明非凭借着游戏方面的天赋异禀和坚忍卓绝达成了大团圆结局,看着过场动画中少侠和侠女月下携手,路明非觉得又欣慰又空虚,欣慰的是好歹把这丫头救回来了,空虚的是人家花前月下干他屁事他那么上心,连累他平面几何只考了38分。

  可他就是那种讨厌悲剧的人啊,即使SAVE/LOAD了上千次,还是觉得值了。

  “那个游戏的设计师很有意思,”路鸣泽说,“他其实在跟玩家们讲一个道理,说人世间99%的故事都是悲剧结局,大团圆只是1%。那个故事的真实结局就是小侠女变成了蚩尤,死在最爱她的人手里,后面的四关只是幻梦。” “你到底想说什么?”路明非抬起头来,盯着路鸣泽的眼睛。 “昆古尼尔是支射出去就一定命中的矛,它已经射出去了,对准你师姐,连我也没法影响那支矛。想要救她你就得强行扭转命运,在不可能中寻找一线可能。”路鸣泽说,“好在我的能力跟游戏有关,而SAVE/LOAD大法是游戏中最大的法宝之一,我可能帮你不断地回到这里,看你能否救你的漂亮师姐。补充说明,这项服务是免费的。” “你胡扯什么?这只是个梦而已!梦醒了就一次算完!”路明非大吼,“什么命运?什么因果?都是瞎扯淡!梦就是梦!梦里死掉的人在现实里照样活蹦乱跳!”

  “哥哥,”路鸣泽不为所动,“你着急了,因为你心里已经信了我的话。”

  “你说……那支矛其实已经射出去了。”路明非忽然静了下来,声音冷得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路鸣泽点了点头:“是的,昆古尼尔只要锁定一个人,就可以取那个人的命,即使是在梦境中锁定了。”

  路明非浑身颤抖,某些一直以来被他忽略的细节忽然清晰起来,第一次梦境中见到奥丁的时候,奥丁只重复地说同一句话,他说:“你终于来了。”

  当时路明非以为那是对他说的,其实他错了,奥丁等待的人……是诺诺! “你做错事情啦哥哥,你不该去金色鸢尾花岛找她,把她拽进你的麻烦中来。原本她可以平平安安地结婚生子,成为贵夫人,现在你拉着她的手来到奥丁面前,就像献祭羔羊。”路鸣泽轻声说。 “怎么……怎么会这样?“路明非的脸色惨白。 他觉得自己在僵硬在碎裂,就像一具淋着雨的石膏像。

  “命运的线索正在汇聚,故事的结局正在浮现。但这个结局不是你所喜欢的,就像你不喜欢那个少侠和小侠女抱憾终生的故事,你还想改写它么?”路鸣泽说。

  “命运……么?路明非轻声说着,回望那凝滞的战斗场面。 红色的长发在雨中舞动,滴落在刀锋上碎裂,那张漂亮倔强的脸上带着一丝凶猛狰狞,诺诺像是一只下山的母老虎。 可如果命运已经注定呢?就像布加迪威龙跑得再快也跑不过时光。无论你咆哮或嘶吼,血战百番,最终还是会被命运的丝线牵引,死在这场无边的暴风雨里。 他轻轻地抚摸诺诺的面颊,用手指帮她梳理凌乱的长发。 在现实中他根本别想有这份胆量,可在这场梦境里,她是将要死去的可怜女孩,他是唯一能救她的英雄。他有权对她做很多很多的事,可他却只想趁机好好地凝视她的眼睛,在现实中,诺诺一翻白眼他就会慌张地挪开视线。

  “你没骗我?”路明非轻声问。他仍旧凝视着诺诺的眼睛,但问题是给路鸣泽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路鸣泽说,“这个世界上最舍不得骗你的人可不是你正揩油的那个女孩,而是我啊。” “那个尼伯龙根,有整座城市那么大,对么?”路明非又问。

  “没错,你们猜到了真相。”路鸣泽说,“你们把自己置于了巨大的尼伯龙根的中央。” “奥丁,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亡魂吧?一个被困于尼伯龙根之中的亡魂,它无限强大,但是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它不能离开这个尼伯龙根。所以如果它没能通过你的梦境锁定诺诺,那诺诺一生都不会有事,可惜,已经来不及解除锁定了。”

  “如果离开这座城市呢?如果师姐离开这座城市,奥丁是不是就杀不了她了?” “原本是有机会的,但奥丁正在解除封印它的那股力量,他就要能进入现实世界了。”

  “那时候在图书馆里……奥丁是想借助镜面而进入现实世界!”路明非忽然明白了。 尼伯龙根是基于炼金术的造物,是扭曲的现实世界,要想进入或者离开尼伯龙根必须通过某种界面,水是很合适的界面,镜面也是出色的界面。 历史上不乏把魔鬼封入镜面或者魔鬼用镜面作为介质来攻击人类的记载,那些事实上都是尼伯龙根和现实世界通过镜面达成了某种“沟通”。

  “是的,只有你做出了正确的反应,如果你不试图阻止,诺诺就会被剥夺生命,可他们却以为你是疯子。”路鸣泽笑笑。

  “我该怎么办?别废话了,”路明非打断了他,“告诉我... ...我该怎么办!”

  “其实很简单,在这场梦境里,带着你师姐逃离这座城市就好啦。”路鸣泽轻描淡写地说,“你龙伯根和现实是不同的世界,昆古尼尔能够锁定的范围也仅限于你龙伯根内部,你只要逃出这座城市,昆古尼尔就会失去目标。而那支矛虽然拥有类似‘逆转因果’这种神话级的力量,却同时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无法锁定同一个目标两次。你想想看,那原本是一支锁定了谁谁就必须死的矛,没有人能死两次,所以昆古尼尔没有两次锁定同一个人的功能。就像某些神话中说的,如果有人能骗过死神一次,那么他就从死神的名单上消失了,死神将再也无法剥夺他的生命,他就此成为永生不死的人。”

  “让昆古尼尔射出,却又不让它命中,对么?”

  “不愧是我的哥哥,立刻就明白了这游戏的本质,我们不妨称之为‘欺骗死神’。”路鸣泽微笑,“但要抓紧时间哦,如果你不能在梦境中改变故事的结局,一旦奥丁进入现实世界,就什么都来不及了。当它在现实中投出那支矛的时候,诺诺将再无逃生之地。”

  “奥丁的能力……难道是梦境?它是龙王么?”路明非恍然大悟。

  “不,梦境这种高大上的能力怎么是奥丁能拥有的?”路明泽诡秘地微笑,“我的能力才是梦境!”

  路明非还想问什么,但整个世界微微颤动起来,好像即将从梦中醒来。悬浮的雨滴摇摇欲坠,长发的发梢轻轻摆动,枪火慢慢地膨胀,死寂中传来悠长而沉雄的马嘶声。

  “游戏关卡‘昆古尼尔之光’,第1次LOAD,哥哥,努力奋斗啊,当个命运的贼,从死神的手里,把你心爱的女孩……偷出来!”路明泽的声音渐渐模糊在雨中。

  游戏关卡“昆古尼尔之光”,第一次Load,黑夜,暴风雨,高架桥。

  诺诺旋转起来,风车般切入黑影中间……

  路明非跟在后面,双枪连发……

  奥丁提枪立马在远处,“昆古尼尔”上,金色光芒涨落……

  剧情开始于他们冲向法拉利的时候,那时候路明非还未启用Plan B,也就是放弃法拉利驾驶迈巴赫逃走。但是法拉利很远,而且车上站满了黑影,就像是成群的猫头鹰站在墓碑上。

  “跟着我!保持射击!”诺诺大吼。

  路明非心说妞儿你懂个屁啊!你再往冲几步就会有特别危险的黑影跳出来,一爪子划破你的校服,春光乍泄很好看。但怎么好看……我都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啊!

  路明非大吼一声,加速起跳,竟然从诺诺的头顶跳了过去,空中连发两枪,点了两个黑影的脑袋,落地膝盖压垮了另外两个黑影,那是某种源自泰拳的近身格斗术,落地时路明非有是两枪,两颗子弹送进进了黑影的脑颅里。

  虽然没有造成脑颅开花的惊艳效果,但那种极致凌厉的攻击方式还是把诺诺惊到了,呆呆地看着这个忽然神勇起来的师弟。

  就在这时那个危险的黑影从侧方杀出,利爪划出惨白的弧线,那原本是致命的攻击,恰好能把诺诺的胸口撕裂,她及时反应,后退同时含胸,才没被开膛破肚……但这一次黑影扑空了,因为路明非一把推开诺诺,用风衣的衣摆包住了黑影的脑袋。

  沙漠之鹰隔着风衣顶在黑影的脑袋上,“铛铛铛”连射三枪,诺诺还愣在那儿呢,路明非已经把双枪的丢了过去,大吼说把刀给我!

  诺诺木愣愣地丢出短弧刀,路明非接过刀,反手扎进黑影的脑颅里。颅骨硬得匪夷所思,刀锋没入1/3就不动了,但路明非跟着膝盖一顶刀柄,整个刀身贯穿而过!

  他脚踩着黑影的肩膀拔出刺刀,想要摘下那张骷髅面具看看面具下到底是张什么样的脸,却惊讶地发现那面具不是戴上去的,而是和颅骨融为一体,也不知道是烧红了扣在黑影的脸上,还是从颅骨中长出来的奇怪面孔。

  这种噩梦里的怪物原本很恐怖,不过越恐怖路明非反而越放心,不是人类他就可以大开杀戒了……让它们知道卡塞尔学院历任学生会主席都不是好惹的!

  他两枪打炸一个黑影的双膝,双枪合在一手,抓着那个黑影的胸口把它丢了出去,砸翻了一大排黑影。

  “可以啊师弟!”诺诺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路明非懒得回答,心说其实我一直都很可以,我强化训练一年了我,死去活来扒层皮才有今天的本事,我就是在你面前不由自主地犯怂,此外你大姐头的气概也太足了,分明一年没抡刀了,遇事就像挡在我面前,好像我还是当初的那个笨蛋。

  他卸空弹匣,双枪往后腰一插,两枚填满子弹的新弹匣插入枪中,双枪连射,把法拉利轰上了天,同时拉了十几个黑影陪葬。

  “你把我们的车炸掉了!”诺诺惊呼。

  “不是说执行Plan B 么?”诺诺瞪大了眼睛。

  “哦,”路明非用抓着枪的手挠挠头,“还没来得及和你讲。”

  原来剧情开始的时候他还没说Plan B 的事儿,就当初玩恋爱养成游戏的时候,你的任务是在漫长的暑假里泡到校花,你必须触发校花说“好像学潜水可是不敢”的剧情,才能在后来的游戏中带她去海边的同时看到她穿泳装的样子。

  “好吧,我们现在执行Plan B,用那辆迈巴赫离开……”路明非只得补上这个剧情。

  可就在这个时候惨白色的爪影从诺诺背后的黑暗中出现,一个匍匐着逼近的黑影忽然,发起了致命的攻击。路明非想要救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地看着诺诺飞扬的长发被利爪抓断,下一刻就是诺诺的后颈被割开……

  “不!”他愤怒地吼叫起来。

  时间停滞,暴雨中断,喧嚣归于死寂,路明泽的身影缓缓从雨中浮现,他仍旧打着那柄漆黑的伞,黑色小夜礼服整整齐齐。

  静物画,盈空的长发被割断,利爪撕裂了诺诺的后肩,素白的肌肤上爆出了血珠,直到此刻诺诺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偷袭了,因为路明非的神勇表现令她走神了。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