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九章·无限循环之梦(2)

作者:江南

  “专家您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他的酒多半都是跟我一起喝的,他要是酒精依赖我岂不也是了么?莫非你觉得我也有病?”芬格尔严肃地问。老专家瞅了他一眼,嘴里温和地说每个人这方面的情况都不一样,心里说我看你的病情更严重……他继续跟诺诺说话:“他对神秘主义经验这种话题毫无兴趣,而且以很平静的方式表示自己见过鬼,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精神世界里经常出现幻象啊!这是典型地精神分裂的症状啊!”“精神分裂么?”诺诺沉吟。“这是一种病因未明地重性精神病,青少年身上很常见,慢性急性发作都有,临床上往往表现为症状各异的综合征,涉及感知觉、思维、情感和行为等多方面的障碍。你看他意识清楚,智能也算基本正常,但其实他的认知功能已经出问题了,他看到的世界,理解的世界跟你看到的都不一样!”老专家语重心长地说,“用通俗点的话说,他发疯啦!”“仅凭他说他见过鬼就说他精神分裂?”诺诺紧皱眉头,“太武断了吧?”“对啊对啊!你看他自己后来提的几个问题都很好嘛!神经病能找出这么聪明的解决办法么?”芬格尔也说,“他没有用勺子舀水而是想到把塞子拔了诶!说实话连我都没有想到!”诺诺一愣,“那你想到什么了?”“我想我怎么也得要个大勺子或者一个水桶来舀水吧?小勺子舀起来不是累死我了么……”“如果有对于的床位把这家伙也安排进你们医院吧!”诺诺一把推开芬格尔,盯着老专家的眼睛,“继续说刚才的话题,你怎么能让我相信那家伙确实是疯了?”老专家叹了口气:“你们都是好朋友,当然是不愿意相信的,但在我们专业搞精神病的人眼里,情况已经很明白了。你们注意到他最后自己提问题自己解答那一段了么?这就是典型的发病症状。他努力地想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可正常人根本没有必要证明自己,正常人觉得自己就是正常的,正常人不需要自证。只有病人,他们心里知道自己犯了病,却又不愿意承认,所以才不断地寻找证明自己的方式。”

  诺诺怔住了,隔着那块单面玻璃,路明非还在跟那位中年医生嚷嚷着什么,他的神色看起来有点惊惶,声音想必是有点高,医生吓得略略后仰,生怕这个男孩忽然施以暴力。他一边说着一边沿着小屋的对角线走来走去,像是被困在笼中的兽。他有时挥舞手臂有时挠头,偶尔他坐回椅子上,不到几秒钟又站起身来。是的,他竭力想证明,可他无法证明。病人都没法自证,他们非常认真非常努力,说着自己以为正常的各种话,在别人看来确实那么可怜。之前诺诺和芬格尔一直往好处想,宁愿相信是自己被某和神奇的言灵蒙蔽了,甚至想世界是不是出现了两种可能性……其实最可能的那种答案早已摆在他们面前了,那就是路明非疯了。在路明非醒来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他们已经入手了更多的资料,苏小妍不是刚刚犯病的,她犯病好几年了,几年前她的儿子鹿茫,小名楚子航的男孩在车祸中失踪了,从那天开始他就犯病了,总幻想自己怀孕要生孩子了。这世上确实是有楚子航的,但楚子航在十五岁之前就失踪或者死掉了,那个默默陪绑路明非成长的超A级屠龙者楚子航根本就是他的幻觉。

  “他怎么会得这种病的?”芬格尔问。“除掉器质性病变之外,最大的可能还是她同年受过什么巨大的刺激。”老专家说。“什么样的巨大刺激能搞到他幻想出一个帮助他的人来?”芬格尔问。“这个……”老专家欲言又止,“比如童年时受过性侵犯之类的……”“想不到师弟还有这样不可为外人道的悲惨往事!”芬格尔悲痛的说,“妈的我若不能把性侵师弟的罪犯擒拿归案化学阉割,我芬格尔誓不为人啊!”“滚!”诺诺又是一记侧踹,“不要过度解读,专家的意思是这是诸如此类的精神刺激!谁会性侵犯他?”“这话说得也有道理,若是有这种事,以师弟的性格,好像并不会构成心里阴影而简直是童年的补完啊!”芬格尔若有所思。“这种病根据您的经验能治好么?”诺诺转向专家。“很困难。”老专家叹了口气,“这种病首先很难找到病因,其次也没有什么特效药,病程一般都会迁延,反复发作,越来越重,越来越恶化,部分患者最终出现衰退和……精神残疾。”“不过你们也别担心,这只是我凭自己的经验做判断,确诊还要留院观察。”“留院观察吧。”诺诺低声说,“有情况请随时告诉我们。”“可是住院观察需要家属签字,你们不是他的同学么?不太方便代替家属,你们有他家属的联系方式么?”老专家问。“我钱。”诺诺面无表情地说。“你?”老专家一愣,心说你还真是他的监护人啊?“他是我小弟,”诺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那我就算他的姐姐好了!”这时候路明非正在小屋里咆哮呢,他咆哮说你们别想把我据在这里!等我师兄和世界来了,你们就完蛋了!我给你说我世界脾气可不好!我他妈的还有事情要做我不能留在一个傻逼精神病院里!“

  这时候路明非正在小屋子里咆哮呢,他咆哮着说你们别想把我拘禁在这里!等我师兄师姐来了,你们就完蛋了!我给你们说我师姐脾气可不好!我他妈的还有事情要做我不能留在一个傻逼精神病院里。

  诺诺在住院单上刷刷地签字,然后转身离去,鞋跟打着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而寂静的声音。

  “哈哈,我说我的大侄子,看你这么帅,怎么也被捆上啦?”

  “滚一边儿去!我看这位小兄弟天庭饱满地角方圆,龙额凤目神机内韵,那是一等一的风流人物,将来要封侯拜祖的,怎么能叫大侄子?该叫领导,你完啦,他们会给你上刑啊辣椒水呼呼地给你往下灌,老虎凳捆上给你滴蜡!你不交出密电码,他们是不会饶了你的!不过坚持下来英雄纳雄奈尔一定会实现啊!”

  三条黑影围绕在病床边,像是死神们围绕着将死的人窃窃私语。路明非僵硬的躺在床上,穿着一件帆布质地的拘束衣,全世界的暴力型神经病都穿这种拘束衣,外面用宽厚的皮带一圈圈捆好,穿上之后全身上下能动的关节就只剩手指了。

  听说第一次穿这东西的人都会有种强烈的恐惧感,会拼命的挣扎,可路明非倒还适应,还有心情跟小护士哀求,他说姐姐们你们拘禁我也就算了,能不能给我换个病房,我好怕这三个老神经病啊!

  苹果脸的小护士一边给他静脉推送镇静剂一边说我看你状态蛮正常的吗。嘴巴还蛮甜的,怎么说你有病那?不过你们这种有病的人往往外表上都看不出来,恩!我要多加小心不能给你蒙骗了!

  路明非哭丧着脸说你看我现在这个模样还怎么骗你,我当初有手有脚都骗不到个女孩给我当女朋友,我现在能动的只剩脸部肌肉和手指啦。

  一听这话那三条黑影又来劲了,黑影甲说:“大侄子你可别这么说,我们男人混世就靠一张脸,没手没脚是跟人棍都不算啥!”

  黑影乙说:“我看小兄弟你面带桃花,如今你对女人那是手到擒来,万万不可妄自菲薄,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帮你把皇后娘娘抓住啊!”

  黑影丙说:“千万要小心啦!他们这是在给你用美人计啊!国民党反动派老是这样,派美女蛇给你打针啊!”“睡觉时间到!不睡的一律拖出去打针!”小护士不耐烦地大吼一声,抓起一张报纸卷成筒,像挥舞一根七妹短棍那样挥舞它,给每个老家伙的脑袋上来了那么一下,然后潇洒地收棍夹在腋下,最后把注射器推到底部,一阵朕针镇静剂全部推进了路明非的身体里。黑影们抱头四散,哇哇叫着回到自己的床上去了,各自捂好被子。病房里忽然就安静下来了,窗外树影摇曳,老中青三代神经病们平静地酣睡着,像是幼儿园里午睡的小孩子。这些就是路明非的病友。黑影甲,那个穿着白色跨栏背心摇着芭蕉扇的胖大叔是老城区里蹬三轮车的,妻子早亡,辛辛苦苦带大了唯一的儿子,可儿子娶了媳妇之后就把他从家里赶出来了,大叔因此患病,儿子也不管他,还是街道办事处把他送到了这间医院里来。黑影乙面容清隽,三缕长须,一举一动中都透着仙风道骨之气。原本是个算命先生,流落街头很多年,苦心研究麻衣神相,渐渐地入魔了,看谁都像是九五至尊或者皇后娘娘。他在医院里外号“半仙”,总是管小护士叫皇后娘娘。

  黑影丙则是老年痴呆症,整天想自己活在1949年的墙渣滓洞,身为一名铁铮铮的地下党,正被围民党反动派日夜拷打,他管老专家叫少将,管值班医生叫中校,管小护士叫美女蛇......他自称党员,大家也都叫他党员。

  “这间病房是我们这里环境最好的病房啦,要不是看你嘴甜还不让你住这里呢。”小护士撇撇嘴,”你看他们多和谐”

  “姐姐你这个和谐肯定跟我理解的‘建设和谐社会’ 的和谱不是一回亊啊! ”路明非觉得自己是只误入狼群的小白兔,就像他刚进卡塞尔学院的时候。卡塞尔学院里还是一帮伪?神经病,这些可f是真?神经病啊!

  “很和谐啊!半仙觉得党员是九五至尊,天天吹牛拍马,党员觉得三轮叔是他要舍命保护的人民群众, 三轮叔觉得半仙最好了,因为半仙吃得很少,一大半的病号饭都留给三轮叔了。”小护士说,“你在这里可要乖乖的,别刺激到他们。”

  “哪里轮到我刺激他们?他们刺激我还差不多!路明非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妈的我真服了国内的医院, 我看起来怎么会是神经病呢?护士姐姐你帮我留心啊, 要是师姐来救我一定要把我叫醒……她知道我不是神经病……

  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小护士惋惜的看着他,拉着被子给他盖上,心说其实你师姐早都来过啦,是她在你的住院单上签了字,也是她叮嘱我们要给你穿上拘束衣免得你到处乱跑。可你和巴望着她来救你呢,这间病房里谁不巴望着外面的人来救他呢?三轮叔巴望着他的儿子,党员巴望着解放军,半仙巴望着他的九五至尊,可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啦,最后谁都没有来。她转身出门,关上了灯。

  路明非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醒在一边无际的暴雨中,双手提着沙漠之鹰,诺诺静静地站在他的背后,双手短弧刀划出大片黑血。雨静静地悬浮在天空中,奥丁站在高架桥的尽头,八足马喷出的雷霆化为细碎的电屑。这是一幅雨夜恶战的静物画,画中只有两个人能够自由行动,路明非,还有打着伞的小魔鬼。

  小魔鬼漫步在静止的人群中,就像穿越雕塑群最终站在了路明非面前。路明非狠狠打了个寒战,他居然再度回到了这场梦里,这场诺诺被昆顾妮尔洞穿的梦!“你又玩我?”路明非狠狠的盯着小魔鬼,他可不想回到这场该死的梦里来。“看你说的,我是帮你LOAD了进度。”小魔鬼的声音很委屈,唇边却带着一丝笑意,“你以前不也经常干这种事么?游戏里的SAVE/LOAD大法,回到悲剧还未发生之前,再打一次!”LOAD进度?,梦境也能LOAD么?就像游戏中做了错误的选择,还会有机会让你重来一次?路明非呆呆的看着这片暴雨的世界,觉得真是太荒诞了,跟这个荒诞的世界比起来,三轮书,半仙和党员都算是正常人了。“还记得那个叫《天地劫》的游戏么?”路明泽说。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