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到了学校附近,覃浪依依不舍下车,覃小津说道:“晚上我会来参加你的家长会哦。”

    覃浪一喜。

    白荷皱眉,覃小津不理会她,对覃浪说道:“爸爸和妈妈一起来参加你的家长会。”

    覃浪更加喜出望外:“谢谢爸爸!”尔后欢有笑画面和谐,白荷有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这一切都是假的,是自己做的一场梦,是发生在小说里的故事,是她脑海里的想象,而覃小津这个人也仿佛是她为自己苦逼人生杜撰出来的一位救世主。

    但覃小津真真切切回来了,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回头对着后座上的她说道:“今了,只有通俗的才是可以广为流传并流传久远的。”覃湖事先和覃小津交流探讨过,所以此刻对于覃小津的直播充满包容。

    桑教授深以为然:“小津说得对,年轻人的脑子就是好用,专业的筝曲专业人士弹奏就好了,普通观众听众自然喜欢听些简单的优美的流行的……”

    三票里有两票支持覃小津,自己这个反对票就显得无理取闹了。

    覃山海憋屈地继续盯着大平板。

    “哎呀,你们看这些网友可太好玩了,都在夸好听呢,还有夸小津帅的……”

    “你们看你们看,还给小津打赏礼物了……”

    桑教授和覃湖欢呼雀跃,犹若两个小孩子。

    覃山海愤而走了出去。

    “山海——”覃湖唤,桑教授打断覃湖,“别理他,他啊就是矫情,不知道心里多高兴呢,但是嘴上永远不说好话。”

    知子莫若母吧。

    覃山海走到客厅门外就掏出手机,看小视频直播要怎么打赏来着?

    覃山海没有玩过小视频,更不懂怎么打赏,要是梦瑶此刻在就好了。

    李梦瑶又去陪四月了,覃山海只能自力更生,先上网搜索一下吧。

    几分钟后,直播间就有个活跃的网友疯狂刷礼物,整个直播间都被他的礼物刷屏了,什么仙女棒、棒棒糖刷到愿意妥协谈离婚条件。

    丁复是真心不离婚吗?能不离婚自然最好,毕竟离开了四月,他也找不到更好的摇钱树了。虽然丁复是古筝学校校长,可是没有了四月这棵大树,那些进修筝艺的古筝教师们难道慕名而去冲的是他丁复的名声在外?他又不会弹古筝,更不会教古筝啊。

    然而四月是肯定要离婚的,所以退而求其次,四月是最宝贵的财富他挽留不住,就只能去拿其他家庭财富了,房产、车子、存款,还有古筝学校的经营权,以及四月要和他解除经纪约必须付给他大笔的违约金。

    从未想过,婚姻会是一个巨大的天坑,跳入坑里后还在四周埋上无数的雷,导火索就牵在对方手中,会不会被毁灭被坑死竟完全取决于对方的良心。

    四月每每想及此都想嚎啕一场,然而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与丁复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眼前的两个人弓翊和李梦瑶是她的战友。

    酒店门铃响起,四月一凛:敌人来了。

    现在的敌人却是曾经如胶似漆的爱人——

章节目录

筝爱一心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座位读书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筝爱一心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