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图南盯着易言大概过了几秒钟,冷笑一下,“哼,说出去的话,可是要责任的。不要光说不做,把话说的太慢满了,收回来的时候也就难了。”

    易言笑道:“那这样好吧?咱们两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谁都不服谁,那就打一个赌。”

    谢图南和易言打了无数次赌,但是谢图南从来都没有赢过,就好像胜利女神永远都不眷顾他似的。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输就越想赢,就越想继续去赌,越想赢,你就越容易输。这就是所谓的赌徒心里。

    说句不好听的,这就是贱得慌!

    可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气势可不能输,谢图南补充道:“打赌便打赌,你说,赌什么?要是几千块钱,几万块钱就别在我面前说了,这些小钱我也不在乎。”

    谢图南故意这样说,他笃定,易言是个穷光蛋,故意说得非常的大气与坚定。

    和你赌钱?哼!不知道是你傻还是我傻,易言心中暗想。

    易言口中只是说了两个字,每一个字都是那么铿锵有力!——“赌戏!”

    “赌戏?”谢图南听说过赌钱,听说过赌物,但是赌戏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笑问道:“赌戏?有意思!你说,怎么赌戏?”

    “如果我赢了,以后我想拍你的哪条戏就就拍那条戏,你不得多加干涉,比方说,我想拍这条火戏,你就只能乖乖的给我当下手,也就是给我当助手!”

    谢图南心中大气,特么的,这一辈子还没有给别人当过助手,都是别人给我当助手,今道:“行!那如果是你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以后的戏你来安排,你让我拍什么戏,我就拍什么戏,绝对没有半个不字,同时,再加一条,如果我输了,以后我当你小弟,只要在剧组,随便你挥之则来,招之则去。”

    谢图南心想,这个有意思,之前被易言出尽了风头,而且怎么羞辱甚多,现在,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口气给出了!

    脑筋一转,说道:“既然赌注是你这边定的,那么规则总有我这边来定吧?”

    易言摊手,“请说!”

    “第一点,你必须达到陈导的要求,比我刚才的要求还要高一倍!”

    易言想了一下,陈导的要求易言是能摸清楚的,并且现在要求也提高了,总之不管怎么样,反正能够做到心中有数,说道:“行,没问题,我刚才就说过,不仅仅要达到陈导的要求,还要比对你的要求更高!

    第二点你给我说说。”

    谢图南补充道:“第二点,你必须一条过,不能有第二条!”

    这时候,站在旁边的冯寒烟看不下去了,“谢图南!你未免有点过分,我问你,在咱们剧组有几个人敢保证拍戏一条过的?

    你自己想一下,你拍戏到现在,有几条是一条过的?一个手都能数的清了吧?”

    谢图南冷笑一声,“哼!那我不管,既然赌注易言都定了,难道我定规则还不行吗?”

    易言对冯寒烟说道:“没关系,相信我!”

    只有这仅仅的六个字,每一个字都说的那么铿锵有力!

    继续补充道:“还有第三点吗?你有的全部说出来!”

    “当然有!”谢图南说道:“第三点就是车速必须超过六十码,而不是拍戏过程中的二十码!”

    陈导没有说话,暗自窃喜,前几明了,六十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是现在加上火戏,有点艰难。

    但是,不是问题!

    柯昊这时候都听不下去了,走到谢图南旁边,“谢老师,您这可真的有点苛刻了吧?不要说六十码了,就算在拍戏的时候用四十码,演员都非常有可能发生危险,您这不是......”

    后面三个字没有说出来,但是场上的众人都已经大概明白,那三个字是什么,就是“要他命!”三个字。

    冯寒烟更加恼怒了,说道:“拍戏就是拍戏,哪里还有限制车速的,这些车速通过后期的特效都可以制作出来,实在不行再绿布里面拍都行,为什么非要有这种规定?”

    谢图南对冯寒烟说道:“这里是我们演员的事情,你这个公关就不要说话了!”

    冯寒烟也回复道:“如果没有我这个公关,你现在不知道被多少记者报道,你这人到底有没有良心?你难道忘记昨道:“图南,我知道你现在这条没有过,所以你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人总是要从不好的走向好的嘛!既然发现自己在这方面有缺点了,咱们就可以及时改正,总不至于等你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再发现这些问题吧?

    那时候可就完了。

    还有,我并不是针对你,我是想让你变得更好,所以才会对你要求严格,你也没有必要和易言打这个赌!”

    谢图南退后一步,“不!我不信了,我完成不了的事情,他能完成,还有第四点,易言,拍戏整个过程不能超过一分钟!”

章节目录

影帝只是我粉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座位读书只为原作者只一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一言并收藏影帝只是我粉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