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制作和统一制式,沈兵画了几张草图。

    说草图还真是草图,因为它是用毛笔在羊皮上画的,线条难免歪歪扭扭。

    不过这带有正侧视分解的草图还是让循为之惊艳。

    循盯着这草图发愣,心里波涛汹涌。

    “这什么情况?”

    “我可没教过这些东西啊!”

    “尤其这1:100是什么鬼?”

    当然,身为师傅的循不会直接问,那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循眼珠子一转,轻撸嘴边的山羊须,故作赞赏的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

    “这几日你是大有长进了!”

    说着随手就将图递给了身边的苍,交待道:

    “就按此图制作!”

    苍当然不知道是坑,应了声接过图,然后当场就懵了。

    “师傅,这1:100是……”

    循假装忙碌着翻查手里的竹简,不耐烦的抬了下头。

    “不懂就问你师兄!”

    沈兵拿过图看了看,解释道:

    “这是比例尺!”

    “1比100,也就是图上是一尺,实物便是100尺!”

    “如此一来,所有投石机就可以统一制式,不至于大小不一参差不齐!”

    接着苍的脑袋就被循来了一下。

    “这都不知道?”

    “多向你师兄学学!”

    苍:……

    其实循心里已暗松一口气。

    “好在自己机智,否则刚才就要露馅了!”

    “不过看起来沈兵那小子本领还不只这些!”

    “他轻轻松松的就弄一点新玩意出来而且还很实用!”

    “特么的我这个师傅真是太难了!”

    ……

    有了图纸再加上循的配合,投石机制作得很顺利。

    秦时一支军队所带的工匠并不多,一般五百人左右。

    其编制大致与部队相同,伍人一伍、什人一什,只不过叫法略有不同。

    工匠的伍长称工臣、什长称工丞、百夫长就像循则称工师。

    再往上就是啬夫,还有主管一军工匠的胄案。

    这些工匠从另一方面分就有轮人、弓人、庐人等等。

    简单的说就是造车轮的、造弓箭的、造兵器的。

    造投石机的就被称为“砲人”。

    这名字在现代听着有点不雅观,不过古代的“砲”可没有引申到那方面的意思。

    杨端和所带的“砲人”不过一百,也就是循所带领的这支队伍。

    一百人当然不够大面积制作攻城用的投石机。

    他们的做法是“呼啦”一声拉着所有的士兵打下手。

    这一百名“砲人”实际上是起着指导、监制和审核作用。

    要知道秦军士兵只在磁县一段就有数万之多,叫上一部份放下兵器伐木造砲,霎时就是人山人海的一片热火朝:

    “你好像说过这砲还有诸多缺陷和不足!”

    “可据我所见,你的改动并不大!”

    “不过就是把配重变成了石块!”

    “这是不是说……”

    说着杨端和就耐人寻味的瞄了瞄沈兵的脖子。

    沈兵只感觉一道凉风“嗖嗖”的刮过,就像刀锋在旁边挥舞似的,吓得情不自禁的缩了一下脑袋。

    沈兵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回答:

    “不知将军可有听过一句话!”

    “人生要有所保留,绝不要轻易亮出自己的底牌!”

    杨端和一脸迷糊:“底牌?什么是底牌?”

    “就是……”沈兵想了想就回答:“就是最后一招!”

    杨端和“哦”了一声,心中虽是震惊但表面却装作波澜不惊。

    有哲理!

    有深度!

    有见地!

    虽然自己以前就是这么做的,事实上所有为官、为政的人都是这么做的。

    不这么做的基本已躺在棺材里坟头草都有几尺高了。

    可是从来都没人像沈兵这样把它总结成一句话。

    又顺口又好记。

    那一刻杨端和马上就把自己的座右铭更新了。

    杨端和这反应看在沈兵眼里,沈兵心里就定了定,于是继续解释道:

    “如果我们第一次就把投石机改到最好并搬上战场!”

    “那么不久赵军学去了也会把最好的投石机用于对付我们!”

    “但如果……”

    话还没说完杨端和就明白沈兵的意思了。

    “如果我们一步一步改进!”

    “赵军也只能一步一步学!”

    “于是我们就可以一次又一次占据先机!”

    沈兵微笑着拱手回答:“将军英明!”

    杨端和已掩藏不住来自心中的震撼。

    尼玛这话是出自一个小兵之口?

    说是孙武再生、吴起转世也不为过吧!

    自己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才能撞上这样一尊佛!

    不过杨端和最终还是按捺住了要将沈兵升迁纳入门下的冲动。

    正如之前所说,将沈兵升迁就意味着要失去这个人才。

    想到这,杨端和就故作镇定的清了清嗓子。

    “就按你说的办!”

    “不过……出于保密的原因,此事不能让外人知晓!”

    “包括是你改良了投石机,明白吗?”

    此时的沈兵哪里会想到杨端和是另有原因,只以为保密是针对敌人。

    于是没有半点迟疑就应声:“诺!小人定当守口如瓶!”

    杨端和点了点头,满意的带着部下离开。

    刚走不远李岩就从后头屁颠尼颠的追了上来。

    “将军,小人有事禀报!”

    “日前那沈兵说过这投石机尚有诸多缺陷!”

    “我还道他大批制作时会有所不同!”

    “哪知今日一见却依旧是之前的样子!”

    “莫不是那沈兵在使诈?”

    ……

    杨端和眉毛一挑,往后看了看见距离沈兵已足够远了,就意味深长的对李岩说道:

    “李岩将军!”

    “你可曾听过一句话?”

    “人生要有所保留,绝不要轻易亮出自己的底牌?”

    ……

章节目录

大秦工程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座位读书只为原作者远征士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远征士兵并收藏大秦工程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