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家产,争家产,唉……”

    女子忽然苦涩两声,神情也变得极其低落,好半完闭口,再也不言。

    顾着转身往外走,这才说出要去干啥,道:“咱们去收提笼,再抓一次鱼虾。”

    “抓鱼虾?”女子明显又是一怔,目光下意识看了看锅台,喃喃道:“锅里不是正在煮鱼么?”

    顾了,马上就要眼前这条河流配不上她。

    他隐隐将这一点记在心中,面上却是丝毫也不显露出来,他抬脚慢慢走下河岸,指着一处水面道:“提笼在那里,我去拎出来,等会儿你帮我收鱼,然后咱们回家吃饭。”

    说着继续往前走,眼看就要到达水边。

    也就在这个时候,猛听身后女子清脆开声,道:“你是否很是好奇,为何我突然变得如此?”

    顾了好些贫穷之家的事情,现在想来,那些贫穷之家恐怕说的就是你家吧。”

    顾道:“我在跳河寻死之前,心中长久挤压着郁愤,亲人与我只有利益之夺,我觉得世上再不值得流恋,如此伤心酸楚经年,才会萌生离世之念,可是今日被人从河中救起,你和你母亲为了劝解我用尽心思,我忽然感觉到,这人世间的人心还是有着美好的,你家那么穷苦,却愿意担负一份吃喝让我活着,我生性傲骨不愿欠债,岂能让你们母子白费苦心。”

    她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目光陡然看向顾死就去死。

    她想活的原因,竟是因为自己那一句简简单单‘没有别的粮食’,于是就认为世间还有对她好的人,所以她应该好好活着。

    这种性格之执拗,简直是从未听说过的性情。

    顾是干脆利落的凌厉。

    这应该是女子的秉性着转身而行,拎着提笼慢慢往河岸上放走。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光线变得有些昏暗,北风呼啸之间,天气越发冷了,顾天涯渐渐开始大口喘息,感觉手里的提笼不断变重。

    其实提笼的重量并不算重,顶多也就四五十斤的样子,然而他入冬以来很少吃过粮食,体魄和力量自然没法和正常的少年人相比。

    所以哪怕仅是四五十斤重的提笼,哪怕他才只是走了四五十步远,可他已经开始气喘吁吁,大冷天的额头已经冒出了虚汗。

    女子并未立刻抬脚跟随,而是站在水边默默看着顾天涯的背影,北风呼啸之间,吹起她的大红色华服猎猎作响,突然她缓缓吐出一口气息,一张英气勃发的俏脸现出如水温柔。

    她默默望着顾天涯的背影,口中仿佛喃喃自语般开口道:“常言救命之恩,毕生永不敢忘,今日你来救我一命,不啻于父母再赐一生,我虽未拜堂成亲,毕竟曾经婚配许人,所以,无法以身相许报答了……”

    她轻轻再次吐出一口气息,喃喃又道:“但我,从不想欠任何人的债。终究,还是需要报答于你。”

    那么,就让我庇护你这一生吧。

    让你,成为这片山河最无惧无畏的人。

    先从吃饱饭开始。

章节目录

我在大唐有后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座位读书只为原作者山下出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下出水并收藏我在大唐有后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