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啸庭随众官一道,把姜合送到了衙门外。

    孙闲又是和姜合一番废话,姜合才坐上轿子离开,而陈啸庭的官印官服,则被移交给了值守的几名校尉手中。

    看着那托盘上的一抹亮红,在场所有人眼神中都带有羡慕和嫉妒,也就只有孙闲相对要超然一点。

    “陈佥事,这几的,此时此刻他总得说些什么,他毕竟是陈啸庭的岳父。

    陈啸庭则转向沈岳道:“下官明白!”

    这一句,说者有意听者更是有意,陈啸庭选择在此时这个场合,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

    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皇帝之所以让姜合告诉自己“真相”,或许就是要看到自己和沈岳决裂。

    只有他和沈岳决裂,皇帝才敢放心用他,他才有继续青云直上的可能。

    可以说,方才他的这句话,就是给皇帝的投名状。

    这一刻,沈岳很是尴尬,但他还是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沈岳哈哈笑道,然后就以衙门中有事为由离开了。

    和他一道离开的,还有南司的两位佥事和四位千户,让北司大门外的锦衣卫高官直接少了一半。

    而原地,除了北司三位千户,还有指挥使孙闲,指挥同知王若林,以及指挥佥事卢云思。

    如今格局变化,陈啸庭与沈岳之间起了隔阂,王若林和卢云思暂时还没想好如何对他,所以干脆就没说话。

    唯有孙闲超脱许多,只听他开口道:“既然宣旨完毕,各自该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散了!”

    于是众人才各自散去,陈啸庭没有去看自己的新办公室,而是选择了先回家。

    在牢里待的这十几什么?”

    “老爷回来了!”婢女重复道。

    沈怡直接迈步往外房间外走去,他她得亲眼看了才相信。

    踏出内院大门,穿过中院正厅,沈怡跑出来正厅大门。

    果然,自己日思夜想的丈夫,此时一手牵着儿子,另一只手抱着女儿,出现在了中院正大门。

    重逢是喜悦的,但此时沈怡眼眶中已满是泪花,这一刻她再也不必伪装坚强。

    看着远处台阶上,一身月白色袄裙,面容憔悴的妻子。

    陈啸庭此刻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在卢阳沈府,他第一次遇见沈怡时,那笑靥如花的场景。

    “夫人,我回来了!”陈啸庭面带微笑,语气中带有一丝沧桑道。

    沈怡没有动,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丈夫,两人此刻深情对视。

    将怀里的孩子放下,陈啸庭直接走向了沈怡,踏上台阶后……他们已是咫尺之遥。

    虽然不符合这个时代的礼教,但陈啸庭还是将沈怡拥入了怀中,这下却让沈怡眼泪直接流了出来。

    但沈怡内心中的那分矜持,还是然后她想要挣脱陈啸庭的怀抱,于是她一边推开丈夫一边道:“放开……别人看见了!”

    可陈啸庭不放手,她又怎么可能推得开呢!

    而此时,得知消息的徐有慧和郑萱儿也赶了出来,正好遇见陈啸庭沈怡相拥一幕。

    “老爷,怡姐姐这次为了救您,可是废了不少工夫!”郑萱儿开口说道。

    “放开放开!”

    见沈怡真有些恼了,陈啸庭才松开了怀抱,沈怡擦干了眼泪才挣脱。

    此时,徐有慧在一旁问道:“老爷,都没事了?”

    “没事了,皇上把我放了出来,说我无罪了!”陈啸庭平静道,眼神有些深邃。

    这其中的纠葛,陈啸庭自然不会去解释,只要让妻子们安心就好。

    沈怡这时说道:“没事了就好,没事就好!”

    言罢,沈怡便冲外面喊道:“管家,派人去府门外放几串鞭炮,再挂上红绸子!”

    陈啸庭不免愕然,这样做是不是太张扬了?但转而他就释怀了,这符合他现在的身份。

    管家立刻应声音去办,而陈啸庭则带着三位夫人,进了正厅之内。

    随行校尉们把东西放下,陈啸庭便让他们去领赏钱,如今他为指挥佥事,该有的场面绝不能少。

    看着拖盘上崭新的官服,沈怡这下是真的震惊了。

    “又……升官了?”沈怡很是吃惊道。

    从小在锦衣卫世家长大,这大红色的官服意味着什么,沈怡心中非常清楚。

    整个锦衣卫几万人,能穿此官服的人不超过二十个,其中握有实权的只有七人。

    她父亲花了二十多年时间,有家族铺就的各种关系,才在两年前穿上了这梦寐以求的飞鱼服。

    但是现在,她沈怡的丈夫……只花了十年时间,就走过了沈氏家族二十多年的路。

    郑萱儿此时拿着陈啸庭的新腰牌,盯着上面字念道:“锦衣亲军……北镇抚司指挥佥事!”

    “这和怡姐姐上次用的令牌字不一样呢!”郑萱儿兴奋到,仿佛发现了什么大事。

    但这话却让陈啸庭有些狐疑,于是他问沈怡道:“用令牌?用什么令牌?”

    去求父亲的事,沈怡不想让丈夫知道,于是她推诿道:“没有啊,就是前几天拿你千户的腰牌看过!”

    此时,沈怡和徐有慧对视了一眼,让后者帮她隐瞒。

    于是徐有慧岔开话题道:“老爷还没吃饭吧,今天你可得劝怡姐姐多吃点儿,这几天她可愁得消瘦了许多!”

章节目录

锦衣血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座位读书只为原作者飞花逐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花逐叶并收藏锦衣血途最新章节